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时间:2019-05-17 19:07:37来源:网络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中主要人物是蓝溪陆彦廷,题材新颖,情节设定很精彩,在这里提供蓝溪陆彦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蓝溪陆彦廷小说内容精选:蓝溪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延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了几样东西。那里头有她比较爱吃的东西,隔了这么远,她都能看出来。推荐指数:>>《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蓝溪是个正常人,孕期身体敏感,本能的反应是没法儿避免的。这会儿欲望上来了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中主要人物是蓝溪陆彦廷,题材新颖,情节设定很精彩,在这里提供蓝溪陆彦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蓝溪陆彦廷小说内容精选:蓝溪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延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了几样东西。那里头有她比较爱吃的东西,隔了这么远,她都能看出来。《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蓝溪是个正常人,孕期身体敏感,本能的反应是没法儿避免的。这会儿欲望上来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彩评论,啥子鬼哟,后面章节乱七八糟,騙点数?作者你知道三寸有多长嘛?十厘米啊,一把剑十厘米,你这是匕首吧,匕首也比十厘米长点啊你见过哪个大反派亲自操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又不是古惑仔,小混混冲杀在前。杀人能杀多少人。反派,主角从来都不算,和原先电影电视中的正派作对就算反派?就是一个杀人系统。还吹什么反派。切。写到后面写了些什么啦代写司马简介就有错别字作者真走心啊→_→尼玛,碧凝剑只有寸长,叫剑吗?境界设,看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中主要人物是蓝溪陆彦廷,题材新颖,情节设定很精彩,在这里提供蓝溪陆彦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蓝溪陆彦廷小说内容精选:蓝溪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延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了几样东西。那里头有她比较爱吃的东西,隔了这么远,她都能看出来。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

蓝溪是个正常人,孕期身体敏感,本能的反应是没法儿避免的。

这会儿欲望上来了,她脑袋有些热,理智也在一点一点瓦解。

但是,还没有到百分百崩盘的地步。

这种时候,她没打算和陆彦廷做到最后一步。

蓝溪很清楚男人的劣根性,何况之前跟陆彦廷斗智斗勇了那么久,他什么德行,她也清楚。

来得太容易的,往往不会被珍惜。

之前陆彦廷那么对她,也是因为他们的关系一开始就太畸形了。

现在……她还没到不能忍的地步。

蓝溪挣脱开陆彦廷,“今天就到这里。”

“……”陆彦廷哽了一下。

他刚才分明能感觉到她也是想要的,怎么偏偏停下来了……

若是以前,他一定不管她的意愿继续,但是现在,他哪里还有那个胆子。

想了想,只能忍着了。

他快憋死了——

其实在遇到蓝溪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也有大概将近一年的空窗期了,期间偶尔也会想到这种事儿,但远没有现在这么疯狂。

遇到蓝溪之后,他感觉自己像是对这档子事儿上了瘾,这半年多的时间,他快要憋死了。

现在蓝溪怀孕六个多月了,人们都说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孩子都不稳当的,所以,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但是看蓝溪这架势……他应该是没机会了。

想到自己还要再憋个小半年的时间,陆彦廷简直要崩溃。

陆彦廷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用这样的行为平复自己的欲望。

等稍微冷静下来一些之后,他抬起手来,给蓝溪整理了一下衣服。

“好,我听你的。”他的声音暗哑得不像话,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实在不行,你可以动手解决。”蓝溪低头扫了一眼他的下面,“你不是最擅长这个了吗。”

陆彦廷被她说得咬牙:“……”

他哪里是擅长这个,分明是没办法了,只能出此下策。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说完这句话,蓝溪便转身,朝着海滩出口的方向走去。

陆彦廷见状,马上跟了上去。

他想了想,现在蓝溪住在周延的房子里,那边又有周延请来的阿姨和营养师,他过去之后也尴尬。

而且,因为有这两个人在,他和蓝溪之间相处也会受很大的阻碍。

陆彦廷个人是很想和蓝溪一起住的,但是要他去周延那边住,他拉不下这个脸。

陆彦廷跟在蓝溪身后走着,想了一会儿,然后问蓝溪:“你打算一直住周延那边?”

“怎么?”蓝溪不答反问。

“我也打算在这边买一套房子,你可以去那边住。”

他已经决定了,等会儿回酒店之后就让潘杨联系这边的中介,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房子买下来。

听到陆彦廷这么说,蓝溪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她的眼神有些复杂,陆彦廷没看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他再想问的时候,蓝溪已经加快了步伐。

没从她的口中得到答案,陆彦廷有些不甘心,于是追上去,继续说:“孩子是我的,我理应给TA提供一个好的环境,之前是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后面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让我承担一下一个父亲该承担的责任。”

陆彦廷说话的时候,有一阵海风吹过,海浪哗啦啦地拍打着沙滩,听着他的声音,蓝溪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陆彦廷这番话说得太认真了,认真到她都不忍心反驳。

又或者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刚才才亲密过,她的理智还没完全回笼……

总之,鬼使神差地,蓝溪点了点头,“哦,行。”

陆彦廷见蓝溪答应得这么干脆,眼底闪过一丝欣喜:“真的吗?”

蓝溪:“我从来没说过不让你认孩子。”

**

因为蓝溪答应了这件事儿,陆彦廷的心情特别好。

送蓝溪回去之后,陆彦廷就迫不及待地给潘杨打了电话,让他联系中介。

潘杨听得一愣:“你要在巴厘岛买房?”

陆彦廷:“怎么,你有问题?”

潘杨:“没问题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联系中介,是要买独栋别墅对吧?”

陆彦廷:“是,最好带花园。”

周延那栋别墅就是带花园的,他不能输。

潘杨:“好,我现在联系一下中介,看到合适的给你发图。”

“嗯,尽快。”说完这句,陆彦廷就准备挂电话了。

结果,潘杨叫住了他:“对了!”

陆彦廷:“怎么了?”

潘杨:“年底了,公司事情有些多,你要一直待在那边吗?”

陆彦廷:“怎么,你忙不过来了?”

潘杨:“倒也没有……有些文件还是你亲自看一下比较好。”

陆彦廷:“拿不定主意的就给我发邮件,我在这边一样能处理工作。”

潘杨:“……好。”

听他这意思,是不打算回去了。

虽然潘杨不太赞同陆彦廷的行为,但他也不好劝他。

毕竟,他对蓝溪的执念,他也看得到。

………

当天晚上,潘杨就找好了中介,给陆彦廷介绍了巴厘岛的别墅。

巴厘岛这地儿本身就不大,稍微高端一点儿的楼盘翻来覆去就那几家,好巧不巧,中介给陆彦廷介绍的那套别墅,刚好跟周延那个在同一个小区里头,格局、面积大小都差不多。

陆彦廷想了想,这样也挺方便的,到时候蓝溪搬家的时候也不用太折腾。

于是,他直接联系了中介,约好了时间,第二天去看房。

解决完房子的事情之后,陆彦廷松了一口气。

陆彦廷躺在床上,想着蓝溪今天主动亲他的那个动作,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笑容。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时隔多年,陆彦廷晚上做了个春梦。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下面硬邦邦的,快要炸裂了。

陆彦廷自己也挺苦恼的。现在这情况,别说蓝溪了,他直接都觉得自己挺变态的。

他青春期的时候都没做过那种梦的,现在都三十出头了,竟然做了这种梦。

怪不得蓝溪说他饥渴……

陆彦廷本来没打算再自己动手解决了,但是下面一直胀着,实在难受得不行。

他躺在床上平复了一会儿,也没明显的效果。

于是,只能从床上起来,去了洗手间。

解决完之后,陆彦廷冲了个澡,这才把火气稍微压下去一些。

………

去楼下吃过早饭之后,他就去和中介会合了。

中介是中国人,在这边外派工作,来之前就听说过陆彦廷,所以对他格外地客气。

“陆总好,我是李尧。”李尧和陆彦廷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您喊我小李就成。”

“嗯。”陆彦廷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昨天那房子照片您看了哈,房子还是全新的,是我们当初留下来的样板房,里头装修您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换一下,不过整体来看还是很不错的,当初我们装的时候用的材料也都是比较好的。”李尧一边带着陆彦廷往车上走,一边给他介绍房子。

“嗯。”陆彦廷的回应仍然只有一个字,惜字如金。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车前,李尧为陆彦廷打开车门,笑着道:“陆总上车吧,咱现在就过去。”

“辛苦。”上车之前,陆彦廷回了他两个字。

李尧是做中介的,职业使然,话比较多,跟什么人都能聊上几句。

虽然陆彦廷态度比较冷淡,但是李尧这边也没受到任何影响。

路上,李尧问陆彦廷:“听说陆总是半个北城人?那咱们算是半个老乡了!”

陆彦廷:“你是北城人?”

李尧点头,“是啊,从小到大就在北城,工作之后才出来的。”

陆彦廷:“嗯,北城挺好。”

李尧:“是啊,这几年政策扶持,北城经济发展也越来越好了,基本上可以跟江城持平了。”

李尧是真挺能聊的,他们这个行业的人就是这样,即使对方没怎么回应,也能说得很开心。

车开了十几分钟,在别墅区停了下来。

陆彦廷目测了一下,这边到蓝溪现在住的那里,至少还有两公里的距离。

别墅区比较大,这种情况也是正常。

陆彦廷看的这套房子因为是样板房,所以就在别墅区的入口处,蓝溪住的那边是比较靠里的,相对来说会清静一些。

车停下来之后,李尧下来给陆彦廷开了车门。

李尧以为陆彦廷没来过别墅区,所以先给他介绍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边地理位置挺不错的,附近有商场,有夜市,和海滩的距离也不远,小区绿化什么的都做得很好。”

李尧带着陆彦廷在附近转了一圈。

陆彦廷对周围的环境确实没什么兴趣,所以,他打断了李尧:“直接看房吧。”

李尧:“哎,好的!”

说到这里,李尧拿出了钥匙,准备带陆彦廷进去看房。

………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上来和他打招呼。

“李尧?”

听到这个声音,李尧抬起头来看过去。

瞧见拎着行李箱站在对面的周延之后,李尧狠狠惊喜了一把:“我去,你怎么来了?真巧!”

李尧跟周延是大学同学,上学那会儿关系挺不错的,之前周延那套房子,也是从他这边买的。

陆彦廷看到周延之后,脸瞬间就黑了。

周延自然也看到了陆彦廷,不过,他直接选择了无视,也没跟他打招呼。

周延扫了一眼陆彦廷,然后问李尧:“新客户?”

李尧点头:“是啊,带客户来看房的。”

周延:“这间不是样板房吗?”

李尧:“你记性可真好,这都三四年的事儿了你竟然还记得。”

周延但笑不语。

李尧:“先这样啊,等会儿联系,回头请你吃个饭,我先带客户去看房了。”

周延:“嗯,去吧,我去陪家属。”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延特意提高了声音。

“家属”二字,自然而然地传入了陆彦廷的耳朵里。

陆彦廷瞬间捏紧了拳头,想揍人。

李尧平时工作忙,根本不看国内的八卦新闻,自然也就不知道陆彦廷和周延之间发生的事儿。

听到周延说家属,李尧乐了:“你什么时候新找了女朋友?回头一起带出来吃饭啊。”

“好。”周延笑着答应下来,“你先忙吧。”

说到这里,周延又看了一眼陆彦廷。

这回,两个人对视上了,陆彦廷狠狠地瞪了周延一眼。

周延倒是不在意,陆彦廷越生气,他就表现得越轻松。

他很擅长拿捏人的心理。

这种时候,如果他接招了,反倒是顺了陆彦廷的意思。

陆彦廷这种人,应该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蔑视。

果不其然,他一笑,陆彦廷的脸色明显更加难看了。

瞧见陆彦廷这样,周延心情舒畅了不少。

和李尧打过招呼之后,周延就拎着箱子走了。

李尧这边跟周延说了几句话,回头看向陆彦廷时,他笑着道歉:“不好意思啊陆总,碰见老同学了,多聊了几句。”

陆彦廷:“老同学?”

李尧笑道:“是啊,大学同学。”

他一边说,一边拿着钥匙上去开门。

眨眼间,防盗门已经开了,李尧让出一条路来,先让陆彦廷进去。

陆彦廷在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他抬腿,走进了客厅内。

进入客厅后,李尧就开始给陆彦廷介绍房子的格局:“客厅挺大的,阳台有二十多平,可以随意布置,我看不少人在阳台上养花什么的……”

“你刚才说,你那大学同学找了新女朋友。”

陆彦廷现在根本没心情听李尧介绍什么房子的格局,他的关注点都在李尧之前跟周延说的那句话上——

李尧那句话,弦外之音就是,周延之前换过很多女朋友。

陆彦廷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李尧都被他给说懵了。

他有点儿不明白,陆彦廷怎么对周延的事儿这么感兴趣?

他们不是来看房子的吗?

当然,疑惑归疑惑,他也不好追问原因。

于是,李尧笑着接过了陆彦廷的话:“是啊,找了新女朋友。”

陆彦廷:“听你的意思,他经常换女朋友?”

李尧:“哈哈,他是换得有点儿勤快。”

陆彦廷:“……”

周延大学交过好多女朋友这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李尧只当陆彦廷是跟他闲聊,根本没多想。

听到李尧这么说,陆彦廷捏紧了拳头。

呵呵,周延——

他还扮演什么深情,根本就他妈是个花心大萝卜。

“换过几个?”陆彦廷问李尧。

李尧:“……”

这不是为难他吗?

他又不是每天盯着周延女朋友看。

但是,客户的问题,他终究还是要回答的。

李尧想了一下,说了个大概的数字:“可能五六个吧,也可能是三四个?记不太清了,他比招女孩子喜欢,学习好,家里有钱,性格也不错,女孩子不都喜欢这样的吗,其实也不能怪他,他条件太好,女生都抢着追呢。”

陆彦廷冷笑了一声:“花心就是花心,找什么理由。”

李尧一头雾水,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话啊,怎么陆彦廷一下子就生气了?

不过李尧也算是和不少有钱人都打过交道,有钱人的脾气都比较怪,这点他也知道。

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

李尧干笑了下,继续给陆彦廷介绍着房子的结构布局:“一楼有两间客房、衣帽间、一个卫生间、开放式厨房……如果家里来客人的话可以安排在客房……”

其实陆彦廷对房子的构造已经很熟悉了,这边看起来跟周延买的那套没什么区别。

虽说是样板房,但是装修得也算是精致,毕竟价位摆在那里。

这套房子对陆彦廷来说非常合适,所以,他肯定是会买的。

听完了李尧的介绍以后,陆彦廷问:“现在能办手续吗?”

李尧点点头,“当然可以,今天负责合同的同事刚好在,如果您确定要的话,我这边马上联系她。”

“去联系吧。”陆彦廷掷地有声地抛出了四个字。

李尧高兴极了,他们这种职业,最愿意做的就是陆彦廷这种人的生意。

不为难人,价格方面也痛快,这套房子卖出去之后,他拿的提成比半年的固定工资都多。

这么一想,李尧对陆彦廷就更热情了。

不过陆彦廷还是老样子,惜字如金,也没有和李尧说太多话。

李尧带着陆彦廷到了公司,办理购房手续。

陆彦廷其实是有些着急的,因为看到周延过来了,所以他特别有紧迫感。

但是,办手续这种事情着急也没有用。

现在他一个人在巴厘岛,也不能托人给他办手续,这种事情只能亲力亲为了。

**

周延进门的时候,蓝溪正在弹琴,弹的是《土耳其进行曲》,很轻快的调子。

蓝溪弹琴的时候很用心,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开门的声音。

周延见她如此投入,便没有打扰她。

他将行李箱放在边儿上,站在沙发处,隔着一段距离,认真地看着她的侧脸。

过了大概一两分钟,一曲终了。

蓝溪稍微一侧目,就看到了周延。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捂住了心口,“……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死我了。”

周延勾唇:“刚到,看你在弹琴就没打断你。”

蓝溪“嗯”了一声,准备起来。

“你别动。”周延见状,出声阻拦她:“你坐着就好,我过去。”

蓝溪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延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了几样东西。

那里头有她比较爱吃的东西,隔了这么远,她都能看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盒子。

周延拿着盒子来到了蓝溪面前。

等他停下来之后,蓝溪才看清楚,盒子里是原版的莫扎特乐谱。

之前跟周延聊天的时候,她好像随口提过一句,没想到周延竟然还记得。

“送我的?”蓝溪挑眉。

周延摆摆手,“NO。”

蓝溪:“哦?”周延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送我干女儿的。”

蓝溪:“那万一是干儿子呢?”

“我有预感。”周延摸了摸下巴,“我猜肯定是干女儿,跟你一样漂亮的那种。”

“你这张嘴。”蓝溪当即就被周延逗笑了,“以后你老婆得被你哄得团团转。”

周延没接话,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

他将乐谱放在钢琴旁边的桌子上,然后问蓝溪:“可以点歌吗?”

蓝溪:“好啊,你想听什么?”

“唔,我想想。”周延沉思了一下,“久石让,你会吗?”

蓝溪:“嗯,大部分会,你点一首呗。”

周延:“《那个夏天》,会不会?”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