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空游侠

不空游侠

时间:2019-05-17 19:05:10来源:网络

鲜美多汁的木瓜,被莫名其妙击破,翁武早已气怒交加。看眼前二人傲慢无礼,翁武更加怒不可遏,他一窜而前,喝问:“你一一人什么意思?”“小意思!”女的说:“你是不是蕉损人?”翁武脸色一变,崛强道:“是又怎么样?”“蕉岭翁家庄人?”翁武双目瞪圆,大愕:“你怎么知道!”“你本名叫翁耀祖?”-涛涿嫔数变,膛目结

不空游侠小说

安南王世子武克文练武整整十三载。安南王特地驾临演武厅,观看世子练武。只见四把利刀,凶猛猛、泼辣辣刺到,武克文长枪一挺,不只格挡四刀,且将四刀往外疾送,其势凶猛,致持刀的四人,招架不住,踉跄后退几步。就在此际,武克文脑后风生,他猛然转身,另有四把刀杀向他,他再挺枪,四刀疾退。旋即,八把刀齐劈,武克文拔窜而起,手中长枪随手一抛,人条然落地,拳腿齐发,霎时将那八人打得七零八落-巳搜盗酚兴兀方被打倒,立刻爬起,双膝一落,欢呼道:世子神勇!世子厉害!

鲜美多汁的木瓜,被莫名其妙击破,翁武早已气怒交加。看眼前二人傲慢无礼,翁武更加怒不可遏,他一窜而前,喝问:“你一一人什么意思?”

“小意思!”女的说:“你是不是蕉损人?”

翁武脸色一变,崛强道:“是又怎么样?”

“蕉岭翁家庄人?”

翁武双目瞪圆,大愕:“你怎么知道!”

“你本名叫翁耀祖?”-

涛涿嫔数变,膛目结舌瞪住对方,呐呐道:“你们是谁?”

女的与男的相顾一望,条然扑前,一左一右,朝翁武脸上掌掴翁武眼见二人掴他,双手往外一挪,以手臂拦住二人,那对男女浑身震了一震,手势并未回收,僵持间,翁武缓缓发话:“我在此地落户很久,无人知我来历,二位为何如此清楚?”

女的不愿解释,冷冷道:“当然清楚。”

“二位为何动手就要打人?”

“三句好话不如一巴掌,先教训你这无情无义的人再说.”

翁武咬咬牙,说:“好,我就站这里,你们要打就打吧,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武克文忍不住叫:“翁叔……”

翁武望他一眼,苦笑道:“知道我故乡,知道我真名实姓,又骂我无情无义,这样的人,把我活活打死,我都记了:“他闭上眼:“你们,打吧!”

那对男女交换眼色,同时举起手来,忽然停下,女的叹了一口

气,跺跺脚。

“二位。”翁武张开双眼,讶然间:“为何不动手?”

“你听著。”女的脸如严霜:“自己动手!”

翁武愕住了。

眼看翁武被入戏耍,武克文按捺不住了:“你们,不要逼人太甚!”

那对男女瞪武克文一眼,翁武稍一抬手,说:“这事,我自会处理,不麻烦各位!”

“翁叔……”

不空轻拉我克文一把,武克文等人满腹狐疑,悄悄退开-

涛淙绾瘟私崾虑椋恐谌瞬恢道。众人进屋后,听不到外面动静,四周出奇的静,翁武和两个不速之客并未打斗,不到半个小时,翁武进屋了,凝著一张脸,脚步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此时,天已黑透,小童点亮灯,灯影在翁武脸上跳动,他看著不空,缓缓说:“我明日回一趟蕉岭。”

武克文嘴唇动了动,有话想问,不空使个眼色,武克文噤住口。

“怪老、克文若不嫌弃尽管住下,有鸡有酒,任你们吃喝。”

这一晚上,众人无语,闷闷睡了。

这一晚,蒙陇间,隔壁有人轻轻吟唱,武克文凝神一听,听出吟唱的正是李频的“渡汉江”

“岭上音书绝,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唱完,他从头再唱,唱至“经冬复历春”,竟然忘情也似,反反覆覆,把“经冬复历春”一遍遍唱著,不知唱了几遍,终于停住了。

另一个铺上,不空喃喃道:“一共唱了十八次经冬复历春,好家伙,十八年没回去,老哥,你够狠啊!”

三睡梦正香,武克文又被吵醒了,他听到“的挞”、“的挞”声,这“的挞”、“的挞”声,任何人一听,都知道是马蹄声,唯一奇怪的,“的挞”声不是来自屋外,而是源自屋里,就在斗室之中,连串不绝。武克文倾听著,不禁哑然失笑,声音来自邻床,正是不空在发音!不错,是不空,他的发音维妙维肖,真像几匹马在行走。

的挞、的健,的确可以骗人耳朵,可惜这家伙太懒了,他应该-轿萃馊サ倪找环,才不致被拆穿,如此近距离,当然很快被识破。

管他的!武克文闭上眼,打定主意,不管这家伙制造什么怪音,他可要听右不闻,好好睡他的大头觉。

不空却不饶,马蹄刚停,他又“喔--喔--”学起鸡啼来,他越叫越起劲,越叫越响亮,突然四面八方的鸡啼大作,这不空一见假啼引来真啼,不禁呵呵呵大笑。武克文当然睡不成觉了,他气闷又好笑道:“大师父一会儿学马蹄,一会儿学鸡叫,这下好了,把鸡都吵起来乱叫,大师父不想睡,我可要睡,陡儿失礼,不管马蹄鸡叫,我都要睡个够!”

“你睡,你睡,刚才马蹄初起,你翁叔就走了,这会儿公鸡啼叫,我也要走了,武克文,你继续睡!”

武克文睡意全消,定神一看,不空已不在铺上。惊疑间,复听得不空大嚷:一马龙、何枪、胡天、郝九,好生侍候你们王于,小老儿走了!”

屋里一阵骚动,武克文朝外望去,外面还是黝黑的,这会儿才三更,武克文万般不情愿,嘀咕道:“就会作弄人,连觉也不肯让人睡饱,太可恨,太可恨了!”

“十八年没回去,再不回去,只怕家破人亡-!”不空的声音。

武克文蓦然坐起。,“翁武啊!翁武啊!这一回,你会不会丧命,还不知道哪!”

武克文忙穿好衣衫,一边大叫:“马龙!快备马!“三奔驰多日,总算返回蕉岭翁家庄-

涛洳桓医忻牛近乡情怯,近家情更怯。

他回头望望一男一女两侠士。男的叫骆明,女的叫崔蓉,他们是一对夫妇。

骆明、崔蓉鼓励看著他,翁武慢慢叩起门来。但是,没有回应。翁武轻轻推门,门原是虚掩的。稍稍一堆,门咿啊一声,轻轻开了。

门开的刹那,翁武吃了惊,一个瘦削的女人背对他,跪于地面,翁武气息转急,担心女人掉头看他,幸亏没有,女人似不闻声响,仍旧背对门扉,跪神案前。

女人开始朝神案磕头,连磕了几下,磕到后来,女人头脸趴在地面,一串——嗦嗦鼻音传出来,翁武先是惊愕,很快明白,女人在哭。

翁武不知所措,女人慢慢起身,擦擦眼角,把桌上供品放进了提篮里,挽著提篮往外走,翁武赶紧闪向一边,他有功天底于,轻轻一闪,已闪至墙角,女人浑然不觉,人已走出去,在翁武惊愕间,她已走了一大段路了。

骆明、崔蓉从那端墙角闪出,以责备的眼神望著他,崔蓉低斥:“你为何躲避?”

翁武满面尴尬,为难道:“我有何面目见她?”

崔蓉瞪他一眼,停了一声,转身跟在女人后头。

女人身形瘦小佝偻,满头白发,这身影十分陌生,不过翁武看她脸侧轮廓,确定这人是他的发妻银花。

骆明夫妇以三十步间距跟著走,翁武亦步亦趋尾随。银花脚步急,似乎赶著到什么地方去。

翁武暗奇,银花一直没有回头,他叩门之际,她似乎没听到声-簦凰推门,她也没反应;此刻,三个人跟住她,三个人脚步虽轻,脚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却很清晰,她真的没有听到吗?

她一个拐弯,拐进另一个林子里,两个扎辫子的年轻姑娘迎向她,一左一右拉著她手急急往前跑。

离家十八载,此地景物并无多大改变,翁武认出,前面是到翁家祠堂的路。

七拐八弯到了祠堂前,已经聚了很多人,里圈、外圈,尽是人头钻动,似在等待什么。祠堂前方,一棵木瓜树,树下绑著一个年轻男子,绳索一圈圈,从头到脚,密密实实捆住他。他整个人僵直著,唯有脖于垂下来。他满脸灰白,双眼阖著。

瘦伶伶的银花一到,人群起了一阵骚动。银花一冲而前,被捆得粽子也似的男于,她泪珠成串滚落,嘴里嘶哑著喊叫:枉的!我的儿于冤枉的!”

两个姑娘也叫:“冤枉的,翁栋梁足冤枉的!冤枉的!”

银花双手摸著年轻男子的脸,哭叫道:“你不会!你是个乖孩子,娘知道你不会!你不会做坏事!”突然,她的手移向他身上,慌慌乱乱想解他绳索,她抓过这圈抓那圈,绳索绑得扎实,她抓不松”抓不开,一急,她转过身,大叫:“你们放了他!快放了他!我儿子是冤枉的!”

两姑娘急去搀银花,其中一个叫:“我哥哥是冤枉的!”

那年轻男子泪水夺眶而出,银花急去擦拭他的泪,说:“你有冤枉,说出来给八叔祖听!说出来,他们会给你公道,放了你!”

祠堂前坐了三个长者。中间那个,身形瘦削,白发满头,皱纹纵横满脸,坐七望八之龄;左边那个,戴顶帽于,身形稍壮,年龄稍轻,不过也有七十岁年纪;右边那个,约莫六十岁,圆圆脸孔,富泰模样,脸上不怒而威-

涛湟患三人,立刻认出来,他们,是翁姓宗亲中,身份最特殊的。白发满头的是辈份最高的八叔公;戴帽子的是三堂伯;圆脸富泰的是翁家庄庄主翁文合,翁武得喊他一声“二堂哥”。

翁文台庄主是翁家庄首富,平常修桥补路,皆由他出资,在蕉岭一带,他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不要哭,栋梁,你有冤枉说给八叔祖听,八叔祖替你作主!”

银花颤抖著声音说,她的声音不小,人人都听见了。

三堂伯突然暴喝:“不要喧哗,八叔公说话!”

银花似未听闻,仍一迳对著翁栋梁说话,三堂伯厌恶地对她叫嚷:“叫你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银花困惑,一个姑娘朝她比划一下,她条地向八叔公跪下磕头。

八叔公对旁边那姑娘道:“锦珠儿,扶你娘起来。”

翁锦珠双膝一落,呜咽道:“求八叔祖主持公道。”磕了一个头,扶起她娘。

八叔公站起身来,走到木瓜树前,眼盯著年轻男子,问:是翁栋梁?”

男子无力点点头。

八叔公说:“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不许隐瞒。”

翁栋梁点点头。

“五月九号晚上,是你伙同一群土匪,闯进翁庄主家抢劫财物?”

翁栋梁急急摇起头来。

“你的意思,你并未伙同土匪?”

翁栋梁赶紧点头。

“八叔别听他胡说!”三堂伯道:“是我问的口供,那日我在-籼梦仕,他招认了,白纸黑字,还画了押,瞧瞧这个!”从口袋掏出一张纸,送八叔公眼前。

公叔公眯著眼睛,凑近纸上瞧了瞧,微颤著手,送翁栋梁面前:“这是你昼的押?”

翁栋梁目瞪口呆,八叔公说:“锦珠儿,你识字,快瞧瞧你哥哥昼的押!”

翁锦珠看了一眼,叫:“冤枉的!他们不给我哥哥水喝,不给他饭吃,又不给睡觉,还要严刑拷打,哥哥受不住,才画的押!”

三堂伯朝翁锦珠看了看,眼色怪异道:“你不必替他辩驳,是他自己昼的押!”

翁锦珠泪水一点一滴流出来,抽泣道:“八叔祖给我哥哥公道,八叔祖若不信,看看哥哥后背,他背上全是伤痕,还有双手,十个指头又红又肿,八叔祖……”

八叔公半信半疑,抓起翁栋梁双手,果然十指红肿,三堂伯突然冷笑:“狡滑的小东西,不给他点厉害,他怎肯招认!”

翁锦珠含泪瞧一眼三堂伯,又悲又忿道:“三伯公,再怎么说,您是长辈,我不该顶撞您,只是,我和哥哥都是翁家人,翁家人有冤,您身为长辈,就该替他作主,您如今动用私刑,屈打成招,三伯公,您说,我们做晚辈的,该怎么办?”

三堂伯讶然瞪大眼,冷哼道:“丫头片子,亏你还知道你是翁家人!我问你,翁家人为何带了土匪抢翁庄主?”

“我哥哥是冤枉的!”

“冤与不冤?他心里明白!依我看,你们究竟是不是翁家骨肉,你们身上是不是流著翁家的血,还是一个天大的疑问呐!”

众人大愕,翁栋梁、翁锦珠兄妹条然抬起头,人群中的翁武惊惶瞪住银花,对方一脸茫然,似未听闻-

探踔檎髁苏鳎怒目视三堂伯,忿忿道:“三伯公是长辈,说话应有分寸,为何我跟我哥哥,不是翁家骨肉?为何我们身上,不是流著翁家的血?”

三堂伯微微一笑,轻蔑道:“你爹翁耀祖赴京赶考,一去不回,你爹走后九个月你娘才生下你跟你哥这封龙凤胎,你们,究竟是不是翁家骨肉,谁知道?”

翁栋梁、翁锦珠愕了一愕,随即满面悲忿,唯银花仍一脸茫然,翁锦珠咬牙切齿说:“三伯公你这是在侮辱我娘,我娘如今是个聋子,听不见你说什么,自然不会辩驳,我娘若不守妇道,十八年前就已经离开翁家庄,又何必这里苦守?我二人是不是翁家的骨肉,三伯公看不出来吗?大家都说,我兄妹二人长得跟爹一模一样…”说著已泣不成声,那翁栋梁更是脸上青筋暴现,眼珠瞪得滚圆。

“丫头片于,你们既是你爹骨肉,为何你爹一去不肯回来?一个男人,十八年不肯回来,这是什么缘故?用得著明说吗?”

翁武脸上涨得猪肝也似的红,正欲挺身而出,忽闻八叔公沈喝:“不要节外生枝,我还要问话。”

三堂伯应声“是”,退至一旁。

八叔公铄铄眼光盯住翁栋梁,问:“你若未伙同土匪去抢翁庄主家,为何画押?”

翁栋梁欲哭无泪,强打精神道:“八叔祖作主,我是屈打成招。”

“好,你说屈打成招,八叔祖再问你,翁庄主家的宝物为何在你床底下起出?”

翁栋梁脸色一僵,不知所措,那银花耳朵听不到,只能睁大惶恐的眼睛,看看八叔公又瞧瞧自己儿子,茫然无措-

涛暮献主冷冷瞪住翁栋梁,说:“不错!我家的宝物,翡翠玉镯、水晶鼻烟壶、牛毛纹玉佩,还有五百两银于,为何在你床下?你说话!”

翁栋梁垂著头,说:“我不知道。”

“说!宝物曾长脚吗?银于会长脚吗?你不知道?不知道就赖掉了吗?”

翁栋梁虚弱张开嘴,又无奈合上,银花看在眼里,心肺俱痛,多日未见,翁栋梁明显瘦了一大圈,眼眶下陷,脸颊瘦削,尤其嘴唇,干涩、龟裂,想是太难过了,他不时伸出舌头舔著。

银花突然想起什么,急急从提篮取出一碗不知什么,送到翁栋梁嘴里。翁大口大口喝下去,黑色汁液从嘴角溢出,银花忙伸手替他抹净。

八叔公瞧瞧翁栋梁,说:“也不是我八叔祖不给你公道,若非你伙同土匪到翁庄主家中,宝物、银于怎会在你房中搜出?”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会儿翁家庄的人全都饶不了你了!”

翁锦珠脸色惨白,惊慌叫:“你们要把我哥哥怎么样?怎么样?”

三堂伯冷笑:“怎么样?杀人偿命!”

“我哥哥不可能杀人!”

“你哥哥有武功底子,又伙同土匪,怎不可能杀人?”

翁文台忿忿道:-不曾杀人?不会杀人怎曾杀掉我儿于?”

翁栋梁猛然抬起头,论:“我没有杀人!”

“我来问他。”八叔公说:“五月九日晚上,你真的没到翁庄主家里?”

“没有。”翁栋梁坚定说。

八叔公想了想,说:“二更刚过,巡更的阿旺在翁庄主家门口看到你,你怎么说?”

翁栋梁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三堂伯扬声道:“更夫阿旺已出来指证,你敢说没有?”

“我只是在翁庄主家门口,并未进翁庄主家。”

“胡说!”

八叔公说:“我来问。”他看著翁栋梁,说:“二更时分,你为何去翁庄主家门口?”

翁栋梁瞧瞧翁锦珠,迟疑著,翁锦珠一昂头,决然道:“你说真话,不要顾忌我。”

翁栋梁想了想,下定决心道:“我在睡梦之中,有人来家里敲门,说看到锦珠被人掳走,人在翁庄主家附近,我到锦珠房里一看,妹妹果然不见,我急忙到翁庄主家附近察看。”

看了不空游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