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

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

时间:2019-05-17 18:51:50来源:网络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是咪咪大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雪婧珞宸,书中主要讲述了:李莲在我家客厅,指着我爸妈的脑门蹦高的骂:“你们养的女儿真是好啊,结婚第二天就偷男人!”我妈连连说着好话:“亲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的女儿可不是那样的孩子啊。”李莲泼妇一样抱起我爸养的兰花就给摔到...

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小说

《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 005 李莲闹上门 免费试读

李莲在我家客厅,指着我爸妈的脑门蹦高的骂:“你们养的女儿真是好啊,结婚第二天就偷男人!”

我妈连连说着好话:“亲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的女儿可不是那样的孩子啊。”

李莲泼妇一样抱起我爸养的兰花就给摔到地上:“狗屁误会!你的宝贝女儿都把男人带到家了,而且一带就是两个!”

我爸抱着浑身哆嗦的我妈,坚定的道:“胡说,我的女儿是最乖巧,最安分的好孩子,才不会偷男人,更不会往家带男人!”

李莲冷笑:“呵,还最乖巧最安分,我看是最淫荡最放浪!”

我妈听到李莲的话,气的直接昏了过去。我爸赶紧给我妈掐人中,我连忙哆嗦掏出手机去打120。

这时候谭斌匆匆赶来,看一眼屋子中的情况,忙去将李莲拉起来:“妈,你怎么来这儿了?”

李莲顺势起来,却恨声道:“斌斌,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偷汉子,这都是他们两个老的教育不当的结果。那我来找他们怎么了?”

我现在看见谭斌这样,就忍不住胸口恶心,真不知道曾经怎么就沦陷在他这样的花言巧语中。

我一把使劲推开谭斌:“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这张卑鄙龌龊的嘴脸。”

李莲伸手又推我一把:“不要脸了你陈雪婧,你出去偷人还有理了,还敢对我儿子大呼小叫!”

我实在忍无可忍,去厨房拎了把菜刀就冲出来。

李莲一见事情不好,拉起谭斌跑的比兔子都快。但是在楼道里却不管不顾的又大声骂:“丧尽天良的一家,装死吓唬谁呢!我现在就去住院,我脑袋疼,你们就等着赔偿我的医药费吧!

对于这样的疯狗,只要滚出我家,我就无心去管了。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妈妈一定不要有事。

在邻居的指指点点下,120来了,我妈被拉去医院急救。幸好最后是没有大碍,不然我真的是死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第二天,我先去律师事务所咨询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在律师的帮助下弄好了离婚协议。

我给谭斌打电话说离婚的事,谭斌还试图挽回,但是见我态度坚决也就同意了。

不过他要我去他家签离婚书,顺便将我的东西拿走。

我想着这事已经撕破脸,我父母都知道了,他们也不敢再把我怎么样,就只身来到恨之入骨的谭家。

我走进去,看到李莲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哼哼,额头上盖着块湿毛巾。我暗暗捏捏口袋里的微型防狼电棍,拿出起草好的离婚协议。

“谭斌,事已至此,我们都不要说什么没有意义的话了。你将离婚书签了,将我的东西和我的礼金还给我,我们就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刚刚还半死不活的李莲一听说我要拿回礼金,立刻就跳起来:“你想将礼金拿回去,门都没有!”

我火了:“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那些礼金都是我家亲戚好友随的份子钱,我凭什么不能拿回去!”

谭斌也跟着李莲一个鼻孔出气:“陈雪婧,你跟男人出去过夜你还有理了!那些钱我是不会给你的,就当是你给我戴绿帽子的赔偿金。”

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小说章节试读,此四时章节阅读。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是咪咪大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雪婧珞宸,书中主要讲述了:李莲在我家客厅,指着我爸妈的脑门蹦高的骂:“你们养的女儿真是好啊,结婚第二天就偷男人!”我妈连连说着好话:“亲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的女儿可不是那样的孩子啊。”李莲泼妇一样抱起我爸养的兰花就给摔到...

买智宸对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此四时》第六十六章

“别胡闹。”徐满正抢过了她手中的帕子,顺手倒掉了盆中的脏水。

“哎。”苏省腿脚不便,险险躲过水的来袭,“你眼睛长……”

徐芽儿从徐满正身后冒出了半个头,苏省险而又险咽下了口中会带出市井气的下流话。

“齐夫人,这是伴蓝大夫新作的药方子,您看看。”伴蓝对徐芽儿尊敬有加,苏省自是不敢放肆,他没有走近,在和徐芽儿隔了不少距离的位置上停下,他伸出手,手上覆着一层布,与拿着的药方隔了开来。

伴蓝分身乏术,不好自己来与徐芽儿交涉,便拿了苏省充了数。

徐满正抢先一步将方子拿了,“你怎得管上了这种事,大哥呢?”

“锦绣坊里有堆缎子和茶叶遇上了大雨虫疫,还有今年小满的蚕茧被祸祸了不少,兄长去想办法了,“徐芽儿抽走了他手里的方子,“这是伴蓝大夫好不容易回想起的龙王爷给的方子,你别弄坏了。”

徐满正手里空荡荡,心里空落落,他两耳不闻窗外事多年,从没像现在这般手足无措过,几日不见,他是半句没听懂徐芽儿说的话。

徐芽儿拿了方子,去找别的大夫配药了,有小厮上前,不管徐满正有没有在听,不管徐满正知不知道,一股脑儿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全讲了,在徐芽儿的示意下,他不止讲了虫疫的发病征兆,伴蓝愿以自身献祭的大义,还把前些日子姚大姑娘、叶姑娘和虞姒的事,与王氏死的事都吐了个干净。

知兄莫若妹,徐满正身在越州,魂在天外,人家姜太公钓鱼能晓天下事,他钓鱼那就真是钓个鱼,其他啥事也不做。

徐满正席地坐在角落里,看徐芽儿在忙碌,曾经他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他讲得是魏晋风流人物的倜傥洒脱,衣衫脏了染上了尘埃,怎能显出飘渺遗世独之感。

徐家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瞒着家里最小的妹妹的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他把老太太气病过去两回,谢嬷嬷会不会与徐帷讲还难说,对徐芽儿更是不会讲了。

他们不讲,想她做一个无忧无虑的乖女子,徐芽儿就不问,对徐满正形容的巨大变化一如往常,好似她没有远嫁,没有离开越州七年之久,她的哥哥也没有消耗掉少时的灵气,变成一根直楞楞的竹竿。

“你真信吗?”徐满正问分完药汤,坐到他旁边歇息的徐芽儿。

天光将暗,残存的余晖挂在天边,为其世间披上了一层假装太平的薄纱。

药汤分完了,人陆续都走了,徐芽儿得以喘下一口气,她并肩与徐满正坐下,没人关心他们在做什么。

“信与不信重要吗?”徐满正朝着她视线的方向看去,街边有人似是发了病,哆哆嗦嗦地把药丸塞入自己的口中,吃完面色竟是舒展开来了。

不论这药是真有用还是假有用,起码能在这半月里给到一个寄托。

“折宁的仕途这几年算不上顺,”徐芽儿说,“越州不能乱,哪怕是整座城葬于虫疫,越州城也不能乱。”

不能乱…

徐满正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猛地扭头,“半月之内那个女大夫找不出药方来,你就要赔上你自己?”

越州水路四通八达,每年上交给朝廷的税收在富庶的江南东道里算是前头几位,越州因虫疫暴乱是当官的办事不力,齐桡的官途必绝无疑。

而越州因虫疫而亡,连同回娘家省亲的齐夫人一块死在里头,不会有人会对遭遇丧妻之痛的齐大人苛责太多。

齐大人与齐夫人伉俪情深,多年未纳过一妾。

徐满正想拉起她,“你跟我走,离开这儿,先离开……”他四面惶惶张望,想给他的妹妹找一个安身之所。

“哥哥,你确定我没有染上虫疫吗,你确定你没有染上虫疫吗?”徐芽儿没动,任他拉扯。

虫疫发病起初的红疹小小的几粒不疼不痒,没注意便略过去了,越州城里人人自危,没人敢说自己一定没染上。

徐满正停下了步伐。

“等虫疫平定,我将接她回府。”

“你是要毁了我的芽儿!”

“等虫疫平定……”

“我的芽儿……”

两句话像佛寺清晨准时响起的撞钟,在徐满正耳边反复回旋飘荡,他松开了抓着徐芽儿的手,头疼欲裂。

女子该嫁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少年的徐满正和徐芽儿选择了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七年过后,徐芽儿初心不改,徐满正却认识到了老太太的苦心。

他不想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受这种苦,即便他们不是一母同胞。

小满了,虫鸣声为何都不见了?

徐老太太的视线绕过了齐桡,在看杏树上长得鲜嫩欲滴的绿叶,心神恍惚地想。

“芽儿怎能受这种苦?”齐桡站在堂下,对上首的徐老太太说道,他说了好多话,虞姒只听见或只听懂了这一句,先前讲得那些关于越州,关于虫疫的事,虞姒觉得,她还是回头去问桑叶子好了。

虞姒和桑叶子这次没有去听墙角,她们被特允正大光明地跟在老太太的身边听,虞姒站在老太太的身侧,假装安静,桑叶子躲进了后面的抱厦,她不方便出现在人前。

老太太养了两天,气色好转了些,“芽儿给我娇养了多年,养得娇气了,是该去吃吃苦头。”

老太太打开茶盖,升腾起来的缈缈雾气模糊了她的脸,她不可置否的讲道:“道长治湿毒热症确是一把好手,但你要他去治什么虫疫想必是不行的,何况照泠的身体不好,下不了山的,你要道长抛下我们这一屋子的老弱妇孺,抛下他的夫人去治他不擅长的虫疫,要出了什么差错,凭照泠那个身子怕是会同他一起去喽。”

老太太的话带出了似是而非的哭腔,虞姒赶紧上前为老太太顺气,挡住了齐桡的视野。

虞姒笨了不少年岁,难得聪明了一回。

屋外葱茏绿叶下,照泠听着里头传来的话,手指作刃,一支木簪下去,贯穿了在地上蠕动的一只虫子。

此四时精彩评论

(大强盗)前来拜访,苟延残喘。“打劫把天庭交出来。”“我是天王”“给不给,不给我抢”“你要天庭做什么?”“换钱,装比,泡妞啊”稳定更新,放心收藏。谢谢各位大佬的鲜花收藏,看了一念情起:总裁好好爱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