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功魔影

佛功魔影

时间:2019-05-17 18:49:28来源:网络

就在“天香公主”玉掌才推出而掌劲未吐之际,突听云天岳身后约一丈左右处的一丛矮树下,响起一个声如洪钟的震耳声音道:“公主慢着。”喝声才落,云天岳突觉腰际“昏睡穴”一麻,立时失去知觉。“天香公主”本心并不想杀害云天岳,只是云天岳坚决的语辞使她无法下台,因此才走上了极端。绷紧的心弦因阻止声而一松,“天香公

佛功魔影小说

凛冽,肃煞的金风终于驱走了白日艳阳的燠热,但那片片赤红迟落的枫叶,却仍然稀疏,零落的在枯枝上抖颤着,它们,曾这样坚辛的撑过了多少个难渡的秋日,它们也曾眼看着同伴们凄凉落默的从身边凋落,坚持到现在,不是为了与自己的同伴争强、斗胜,而是在向秋之神表示,在失败前,它们要坚持到最后一刻。中秋的皓月出的本来就晚,在这五台山下的小村庄上,欲见秋月,却要更晚些;蓝色的天幕上早已布满了多如沙罗的繁星,似都在等待迟迟末翻过五台山头的明月。

就在“天香公主”玉掌才推出而掌劲未吐之际,突听云天岳身后约一丈左右处的一丛矮树下,响起一个声如洪钟的震耳声音道:“公主慢着。”

喝声才落,云天岳突觉腰际“昏睡穴”一麻,立时失去知觉。

“天香公主”本心并不想杀害云天岳,只是云天岳坚决的语辞使她无法下台,因此才走上了极端。

绷紧的心弦因阻止声而一松,“天香公主”立时收回了欲吐的真力,一双迷人美目自然的转向发声处望去。

只见,对面矮树前岸然立着一个年在八旬以上,身着灰色布袍,须眉俱白的老者。

长方形脸红润犹如婴儿,直鼻,方口,海下留有五柳长髯,目光犀利,但眸子却并不灵活,触目与人一种慈善长者之感,正直而亲切。

布衣老者一见“天香公主”收回玉掌,好似很高兴,点点头,佳许似的道:“老夫知道姑娘有一颗极善良的心。”语气虽是以上对下,但却并不使人觉得他托大、卖老。

在他面前,“天香公主”好似并没有想到自己衣服穿得太少而有所忸伲不安,自然的笑了笑,道:“前辈是谁?”

布衣老者缓步走向“天香公主”道:“在公主面前,老夫不敢以前辈自居,老夫人称‘八荒神龙’万世豪。”

“天香公主”粉脸一凛,肃然道:“为武林平纷争,解危难,中原武林正邪两道具皆敬仰的‘八荒神龙’可就是老前辈?”

布衣老人谦虚的笑笑,道:“武林同道言过其实了。”

“天香公主”肃容道:“万老前辈为武林同道终生奔忙,而不求名利,实令晚辈敬仰。”

“八荒神龙”万世豪摇摇头,笑了笑,毫无得色的道:“公主何以一定要杀他?”话落指指地上的云天岳。

“天香公主”粉脸一红,道:“他………他太………”

她无法说出“太不给面子”这句话,美目急得乱转,突然,她发现云天岳仰卧地上,粉脸不由一变,望着“八荒神龙”万世豪,道:“前辈,他………”

“八荒神龙”点点头道:“是我点了他的昏睡穴了。”

“天香公主”猜不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脱口道:“为什么?”

目光很突然的凝注在“天香公主”迷人的娇-上,盯视良久,才缓慢而沉重的道:“因为老夫想与公主说几句不希望他听到的话。”

“天香公主”迷惑,望着“八荒神龙”道:“与晚辈有关?”

仰脸看看昏暗的夜空,“八荒神龙”沉沉的叹了口气,道:“不但与公主有关,而且还与公主的令堂有关。”

一提到“令堂”二字,“天香公主”迷茫的粉脸上,突然罩上一层浓浓的忧愁,喃喃的道:“前辈知道家母?”

“八荒神龙”万世豪沉重的叹息一声,道:“唉,说来说去都怪老夫一人?”

粉脸突然一变,“天香公主”美目中冷电如刃似的光芒,立时射在“八荒神龙”万世豪脸上,生硬的道:“与前辈有关?”

“八荒神龙”目光巧妙的从“天香公主”粉脸上扫过,但脸上神色好似根本就没看到她的表情,仍然自责道:“也可以说与老夫有关。”

“天香公主”粉脸上突罩杀机,冷声道:“前辈能不能说得更明白点?”

又沉重的叹了口气,“八荒神龙”万世豪,慢声道:“想当年,老夫若不是闲游关外,在中原自信还有几个能当一面的知交好友,老夫若出面邀请他们相助于令堂,虽不能说必胜‘铁树岭’二仙一怪,最低限度也不至于将令堂失陷于他们手中,而令姑娘你被胁迫下尽做些自己不愿做的事。”

“天香公主”粉脸上的杀机又消失了,歉然道:“这也不能怪万老前辈您,当时他们来得实在太突然。”

“八荒神龙”万世豪仍然满面愧疚的摇头叹息一声,道:“但这些年来,老夫一直为这件憾事耿耿于怀而不能释然,只可惜老夫功力不是二仙一怪之敌,否则,老夫早就到‘铁树岭’要人去了。”

“天香公主”凄然一笑,道:“晚辈的武功,虽然不至于败在二仙一怪手中,但晚辈却不敢冒险。”

“八荒神龙”点点头,道:“唉!投鼠忌器,人在他们手中,这也难怪你,但是,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

“天香公主”凄楚的摇摇头,道:“命运如此,看来晚辈也只有认了。”

“八荒神龙”不以为然的道:“公主,人总不能没有希望啊?不要灰心,好在他们早有明言在先,只要谁能胜了他二仙一怪,决不留难人质。”

“天香公主”灰心的摇摇头道:“晚辈自离师门,便在中原奔走,这些年来,却没有发现一个堪与他们匹敌之人。”

“八荒神龙”万世豪又巧妙的扫了“天香公主”一眼,沉重的道:“老夫倒发现一个?”

“天香公主”粉脸上喜色一闪,脱口道:“谁?”

指指地上的云天岳,“八荒神龙”万世豪,道:“就是此人。”

“天香公主”粉脸上的喜色突然消失了,黯然摇摇头,道:“他不行。”

“八荒神龙”故作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行?此人身怀武林旷古奇学,佛功已达无上境界,功力只怕还不在公主之下呢!如果你们两人联手,老夫相信二仙一怪决非你们之敌。”

“天香公主”沉重的道:“晚辈不是说他武功不行,而是知道他决不可能相助与我!”

“八荒神龙”诧异的道:“公主问过他吗?”

“天香公主”摇头道:“没有!”

“八荒神龙”似乎更迷惑了,脱口道:“那你怎么知道他不肯助你呢?”

“天香公主”粉脸一红,道:“他!他!他!”

“八荒神龙”故作不解之状,道:“当着老夫我,公主你还有什么不能启齿的话吗?”神色庄重无比。

“天香公主”粉脸又是一红,嘘嘘的道:“他………他看不起我!”

“八荒神龙”恍然大悟似的轻“噢”了一声,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天香公主”见状一怔,道:“前辈为何发笑?”

“八荒神龙”止住笑声,正色道:“公主,你也太小看老夫了,原先,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却原来是为了这个!”

话落一停,慷慨无比的道:“公主,若论武功,老夫或许不是你与他之敌手,但若说到在当今武林中的声望,老夫自信还比你们高些,老夫当年与云帮主也是知交,这事全放在老夫身上了。”

“天香公主”怀疑的看看“八荒神龙”,道:“但他个性很强,甚至………”

“八荒神龙”笑道:“甚至连死也不怕是吗?”

“天香公主”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八荒神龙”心念暗自一转,凝重的道:“老夫相信他个性再强,也不至于敢连老夫的话也不听。”

“天香公主”对云天岳心存畏惧之意,虽然“八荒神龙”说得这么有把握,她仍有些不大敢相信,喃喃自语似的道:“他会肯助我吗?”

“八荒神龙”万世豪白眉皱了皱,沉声道:“按常理讲,他该不会悖逆常伦才对,不过……”

话落一停,又沉重的道:“不过,世风日下,人心难测,小心一点也是对的。”

话落看看“天香公主”道:“我看这样吧!为防万一,等你与他会面时,还是小心点好,如果你看到他右手亮出玉扇,那就要赶快拿出‘天香令’以表示你并无敌意,不过,那时要随时防备他攻你,据我所知,他在杀人前,都是先亮出玉扇。”

“天香公主”黛眉一皱道:“那他怎会知道我拿‘天香令’的意思呢?”

“八荒神龙”道:“你与他相会的地点及相会时的信号,我都会事先告诉他。”

“天香公主”不安的道:“前辈是说我与他不在这里商量?”

“八荒神龙”道:“我在不在旁都是一样,而且,在你们相会之前,你还得替他办一件事?”

“天香公主”一怔,道:“前辈要晚辈替他办什么事?”

“八荒神龙”目注气息渐重的“凤姬”,道:“把她送到北霸天那里去,你有巨鹏代步,来回用不了太多时间,他要帮你救母,你当然也得先替他完成一件心愿。”

“天香公主”看看“凤姬”迷茫的道:“她不是被毒器所伤吗?怎么?………”

“八荒神龙”笑道:“吉人自有天相,想是她与云天岳在一起时,云天岳大概给她服过回天丹了。”

“天香公主”又道:“凤姬不是‘碧瑶宫’的吗?为什么要把地送到北霸天那儿去呢?”

“八荒神龙”笑道:“你可知道南、北二霸不进中原的事?”

“天香公主”点头道:“这个晚辈知道。”

“八荒神龙”又接着问道:“可知道为什么?”

“天香公主”摇摇头道:“这个晚辈就不知道了。”

“八荒神龙”缓声道:“因为南北二霸各有一个女儿控制在‘碧瑶宫’主人手中,他们谁也不敢冒险进入中原。”

“天香公主”一楞,脱口道:“可就是‘凤姬’与‘灵燕’?”

“八荒神龙”点点头道:“正是她们。”

“天香公主”不解的问道:“‘凤姬’‘灵燕’均可自由行动,那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回到父母那边去呢?”

“八荒神龙”道:“她们都是自襁褓时期就被以做人质的,自己哪能知道生身父母是谁。”

“天香公主”仍然不解的道:“那两方都可以派人来领她们回去啊!”

“八荒神龙”摇头笑道:“如果可以那么做,他们早就做了,问题是‘碧瑶宫’之主碧瑶圣母当年有言在先,除非有人愿意自动冒生命之险,把二女救回他们生身父母处,否则,任一方派人来领,她必与另一方合作,瓦解违约一方,是以,谁也不敢派人来领。”

“天香公主”诧异的道:“碧瑶圣母还在人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八荒神龙”看看天色,道:“这些事情说来话长,一时间说也说不完,等你救出令堂之后,有机会老夫再告诉你吧!”

“天香公主”虽然很想多知道些武林中的秘密,但救母之心却更迫切,当下毫不考虑的道:“前辈说的是,晚辈将人送到那里去呢?”

“八荒神龙”道:“北霸居于何处你知道吧?”

“天香公主”点头道:“先师在世之时,曾与晚辈提过。”

“八荒神龙”道:“那就好办了,现在不到二更时候,你去正好,只要你到达那里,在那座最高的山峰上,会有个亭子,你就把她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天香公主”为难的道:“千山万峰之中,晚辈又怎知那座峰头上有亭子呢?”

“八荒神龙”笑了笑,道:“这也难怪你,老夫也说得太急了,那座亭子,夜间最好找,因为,万山具黑,只有那里有灯光,而且极亮,你到了那里,就朝有亮光的地方走,自然会找得到,那亭子名叫‘念儿亭’。”

“天香公主”既然知道了地方,便不想再耽搁时间,脱口道:“那晚辈告辞了。”话落就要去抱“凤姬”。

“八荒神龙”忙阻道:“慢来,回来之后,你与云天岳在那里相见,你可知道?”

“天香公主”粉脸一红,道:“晚辈太心急了。”

“八荒神龙”慈祥的笑笑,道:“记着,你回来之后,就到万仞崖上等他。”

“天香公主”闻言一怔道:“前辈说的可是面临‘七绝谷’的‘万仞崖’?”

“八荒神龙”道:“正是那里。”

“天香公主”不解的道:“为什么一定要在那里呢?”

“八荒神龙”眸子一转,连忙笑道:“因为那里可以看得到‘鹤岩’,云天岳心急去赴鹤岩之会,我担心他不肯去,如果所选的地方不靠近鹤岩,他必然不放心,太近鹤岩,又怕五岳帮会有人去扰闹,是以老夫觉得万仞崖最好。”理由十分充足,没有一丝牵强之处。

但是,“天香公主”当时如果再细心些,也许会奇怪他何以会这么快会找到这么一个理想无比的地方。

感激的望了“八荒神龙”一眼,“天香公主”覆身抱起“凤姬”,道:“前辈大恩,晚辈永世不忘,前辈可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八荒神龙”摇摇头,道:“没有了。”

“天香公主”仰天发出一声清啸,美目凝注夜空,等待巨鹏下来。

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八荒神龙”干咳一声,沉重而凝重的道:“公主,凡事小心,切记老夫的话,云天岳如果一拿出玉扇,千万要设法自保。”

“天香公主”粉脸一变,美目凝视着地上的云天岳,幽幽的发出一声叹息,没有回答。

“八荒神龙”心头一震,沉声道:“公主,老夫当年未救得令堂,已留了一件憾事,也给老夫一个遇事先考虑的教训,虽然老夫以为云天岳不至于天性全失,但却仍不得不有万一之想。”

话落一顿,肃声道:“为人子者,孝顺第一,在舍堂未脱离之前,公主切莫忘记你有最大责任,万一云天岳变心,老夫自会再约好友,舍命陪你到‘铁树岭’去走一遭。”

一提起母亲,“天香公主”心头立时一震,粉脸上幽怨之色渐渐消失,凛然道:“在家母未脱困之前,晚辈不惜杀害任何人也要保全自己。”

这时,巨鹏已自五十丈的高空,盘旋飞降下来。

“八荒神龙”沉重的点点头,道:“这才对,但愿老夫是多此一层顾虑了。”

“天香公主”抬头向上一望,突然道:“那晚辈走了。”

话落轻啸一声,莲足一顿,就地冲起二丈多高,正好落在巨鹏背上,在巨鹏长鸣声中,她抱着“凤姬”朝正北急驰而去。

“八荒神龙”老脸微微一变,自语道:“好功夫!好功夫,难怪武林中人闻‘天香令’而变色!”话落看看地上的云天岳,眸子中突然出现一种与他那慈祥面孔极不对称的凶芒。

缓步走到云天岳身前,“八荒神龙”才想举手拍解云天岳被封的穴道,突见五尺外的“血枯”移动了一下。

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八荒神龙”收回了扬起的手臂,举步向二枯叟走去。

“血枯”脸上毫无惧色,望着“八荒神龙”吃力的道:“万老爷子,你………你身上可带有伤药?”

“八荒神龙”怪异的笑了笑,道:“你们两个伤了?”

“血枯”狠狠的瞪了地上的云天岳一眼,道:“伤在那小辈手中。”

“尸枯”好似听出“血枯”的话说得有些不对,忙抬起头来,道:“不过,今夜看在万老爷子的面上,我二枯这亏真是白吃了。”

“八荒神龙”笑道:“你可是听说我与云天岳的先人有旧?”

“尸枯”道:“这也是原因之一。”

“八荒神龙”不动声色的道:“另外的原因呢?”

“尸枯”毫不考虑的脱口道:“武林中人皆知‘八荒神龙’厌恶杀戮。”

古怪的大笑了一声,“八荒神龙”道:“想不到武林同道把我万某人看得那么慈善,真是难得啊,难得,哈哈!………”笑声好似万分得意,又似充满了自嘲。

一时猜摸不透“八荒神龙”万世豪的心意,“血枯”跟着尴尬的笑了笑,道:“事实确实如此。”

笑容一收,“八荒神龙”神态突然一变,似笑非笑的问道:“两位相信万某一定会救你们吗?”

好似发觉事情有点不对,“二枯叟”灰青色的老脸同时一凛,“尸枯”道:“万老爷子当不至于对我们这两个重伤的兄弟见死不救吧?”

忽然一寒,“八荒神龙”冷冷的道:“假使老夫说要送你们上道,你们会觉得更意外吧?”语气凝重,不像说笑。

“二枯叟”几乎想也没想到这个,闻言不由全呆了,“血枯”不敢相信的道:“你真是‘八荒神龙’万世豪吗?”

“八荒神龙”冷笑道:“难道说你不相信老夫,连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吗?”

“血枯”怒声道:“你若真是‘八荒神龙’万世豪,决不会做这种打落水狗的无耻事。”

“八荒神龙”大笑道:“可是因为江湖传言中老夫不是那种人?”

“尸枯”冷声道:“八荒神龙,排争解难,武林中人有目共睹,有口皆碑,所以………”

“八荒神龙”截住他的话道:“所以你相信老夫决不是八荒神龙是吗?哈哈!两位忘了一件大事了可知道吗?”

“二枯叟”一怔,迷茫的道:“什么大事?”

“八荒神龙”老脸突然一沉,冷声道:“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啊,老夫做给谁看呢?”

先是一怔,突然“二枯叟”会过意来,四只失神的眸子全都盯在“八荒神龙”冷如冰霜的脸上,似想看穿那张慈祥面孔下面到底盖了些什么?

阴冷的笑了笑,“八荒神龙”万世豪精目中杀机一闪,冷声道:“今夜老夫虽然有极充裕的时间,但却懒得与你们多扯,两位就认了命吧!”话落双掌慢慢举了起来。

知道求是没有用了,“血枯”突然凄厉的大笑了一阵,道:“大奸大恶,均异于常人,老夫自知今夜已到人生尽头,但却觉得很值得。”

阴冷的笑了笑,“八荒神龙”道:“真的吗?”

“血枯”生硬的笑道:“当然是真的了,因为老夫今夜才算真正看到了一个真正奸险邪恶的东西。”

并不生气,“八荒神龙”笑道:“比之两位如何?”

“尸枯”脱口怒声道:“犹胜万分。”

一指“血枯”,“八荒神龙”问道:“你以为呢?”

“血枯”切齿道:“老夫以为犹胜十万分。”

得意无比的仰天狂笑了一阵,“八荒神龙”大笑道:“哈哈!………老夫多谢两位断气之前给老夫的无上恭维了。”

话落双手向外轻轻一挥,“二枯叟”同时闷哼了一声,仰天跌在地上,略一抽搐,便已气绝。

看也没看地上的“二枯叟”一眼,“八荒神龙”转身走回云天岳身侧,右手一挥,解开云天岳被封的两处穴道。

轻哼一声,云天岳双腿一用力,倏然从地上跃身站起,抬头看到面前的“八荒神龙”,不由一怔,脱口这:“尊驾何人?”

“八荒神龙”慈祥的一笑,道:“怎么,连老夫你也想打吗?”

云天岳冷漠的一笑,道:“打与不打那得看尊驾怎么答覆!”

如同长者对晚辈似的摇摇头,“八荒神龙”微笑道:“你这孩子的确蛮横得可以。”

话落盯着云天岳的俊脸审视了好一阵子,道:“的确很像青峰。”

一听他直呼父亲的名字,云天岳心头突然一动,脸上冷意稍收,缓声道:“你是什么人?”

“八荒神龙”不答反问道:“假使我说曾救过你一命你信不信?”

云天岳心头又是一动,脱口道:“尊驾为何要救云某?”

“八荒神龙”笑道:“你这孩子,人在世间,谁没有三两知友,你怎么问这种傻话呢?”

云天岳冷淡的笑笑道:“但云某并不认得尊驾,这知交二字只怕谈不上吧?”

“八荒神龙”脸色一整,正色道:“你不认得老夫,你能担保你父亲也不认得老夫吗?”语气含有长辈对晚辈的责怪之意。

云天岳俊脸一变,道:“先父?”

“八荒神龙”沉声道:“老夫是‘八荒神龙’万世豪啊!”

俊脸突现尴尬之色,云天岳不安的道:“原来是万老前辈,请恕晚辈愚昧无知,方才言语上多有冲撞之处。”话落深深一揖。

“八荒神龙”摇摇手,道:“这也难怪你,做人小心一点总没错处,像你爹,唉!”

话落老脸上立现悲痛之色,继续道:“想当年,令尊要不是过份相信别人,何以会沦为这般境地,唉,只怪老夫年老功弱,不能为故人尽一份心,说来实在遗憾。”

云天岳沉重的叹息了一声,孤单的道:“江湖上若能人人都似前辈,先父也不至于遭人暗算了。”

“八荒神龙”连忙摇手道:“老夫也不值得一提,十五年来,老夫日夜奔忙,曾得到了些什么?世态炎凉,令尊之仇,仍加石沉大海,毫无眉目,还有那点对得起他。”

云天岳感激的扫了“八荒神龙”一眼,沉重的道:“这也难怪他们,五岳帮势力太大,为命为家,谁敢去与他们抗衡呢。还好,晚辈现已出道,前辈就不要再餐风宿露的为晚辈的事奔忙了。”

“八荒神龙”老脸一变,作色道:“你这孩子,这是什么话,老夫虽然老得快不中用了,但自信这把老骨头还没散开,故人之仇难道就可以托个老字而撒手不管吗?”

云天岳心中十分感动,脱口道:“前辈隆情高谊,先父九泉之下有知,亦必………”

“八荒神龙”连连摇手,不耐烦似的道:“这些废话都不要说了。”

话落顿了一顿,正色问道:“听武林中人传说,王佛帮又要复帮了,现在进展得怎样了?”

云天岳道:“现在还没有组起来,晚辈准备在明日鹤崖群雄齐聚时,宣布复帮。”

“八荒神龙”迫切的道:“帮中弟子可曾取得联络。”

云天岳道:“部份已取得联络?”

“八荒神龙”又问道:“他们现在都在那里可知道?”

云天岳不便在他面前提及因“凤姬”而发生的误会,只简单的道:“晚辈不知道,不过,晚辈已约好叫他们在五岳帮鹤岩盛会开始时,到那里会齐的。”

似乎知道再问也没有结果,“八荒神龙”随口应道:“这样也好,不过,在根基未固之前,最好凡事多忍耐点,不要树太多强敌,就拿‘天香公主’来说吧,当今宇内,武功能与她相提并论的只怕屈指可数,你怎么连她也得罪了呢?”

一提起“天香公主”,云天岳立时想到了“凤姬”,星眸向地上一扫,随脸立时一变,脱口道:“凤姬呢?”

“八荒神龙”道:“被她抢走了。”

云天岳一颗心直往下沉,焦急的道:“凤姬身中了毒物,这,这可怎么办?”

“八荒神龙”故作不解的道:“她呼吸与常人一般无二,我还以为她是被人点了昏穴呢?”

云天岳闻言一双星目突然凝注在“八荒神龙”脸上,疑惑的道:“我记得她当时呼吸好像已很微弱了。”

“八荒神龙”肯定的道:“她呼吸与常人,我决没看错。”

由“八荒神龙”坚定的语气,云天岳紧绷的心弦稍微松了些,奇怪的自语道:“那就奇怪了。”

“八荒神龙”道:“你可曾给她服过什么解药一类的东西?”

云天岳摇头道:“没有。”

“八荒神龙”推测道:“或许她过去曾服过什么功能长期驱毒的宝贵灵药也不一定。”

一提起“宝贵灵药”四个字,云天岳脑海中灵光一闪,星眸中突现喜色,脱口道:“啊,是了。”

“八荒神龙”老脸一变,但又立即恢复正常,问道:“怎么?你想到了吗?”

云天岳道:“晚辈曾给她服过两颗回天丹,回天丹武林奇宝,功能终身驱毒。”

“八荒神龙”毫无表情的道:“那你就可以放心了。”

云天岳紧张的心绪稍微定了定,又问道:“前辈可知道她到那里去了?”

“八荒神龙”脱口道:“她说她在………老夫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云天岳心头一动,盯着“八荒神龙”的眼睛道:“前辈好像知道她在哪里?”

“八荒神龙”沉声道:“她与你武功只怕不相上下,我看你还是不去找她的好,二虎相斗,必有一伤,何苦呢?”

云天岳坚决的道:“-晚辈已下定决心要去会她一会了。”

“八荒神龙”脱口道:“为什么?可是为了‘凤姬’?”

云天岳俊脸一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两者使他都难开口。

“八荒神龙”似已看穿了云天岳的心意,沉声道:“你不去会她,便分不出高低,分不出胜负,她便不会伤害凤姬。”

云天岳闻言心头一动,道:“她可是以凤姬为质,约好与我见个高低?”

“八荒神龙”道:“本来今夜她杀了你就不用再分了,是老夫告诉她杀一个无抵抗力的人算不得本事,她才被激要与你见个真章,但是,她怕你………”突然住口不说了。

云天岳冷冷一笑,道:“可是怕我不去,所以才要以‘凤姬’为质?”

“八荒神龙”道:“我与她说过你一定会去的,但她不信,唉,只怪老夫武功不如她,所以才眼睁睁的看她把人带走而无法阻止她。”

云天岳闻言更怒,冷冷的道:“她约好在什么时候?”

“八荒神龙”道:“明天日出时。”

云天岳心头一震,脱口道:“明天?怎么刚好是明天呢?”心中似乎十分为难。

“八荒神龙”道:“她说日出之前,你赶不到那里,她就要…………我想她这只是恐吓之辞而言,在你们之间高低未分之前,她不会对凤姬不利的,所以,依老夫之见,你还是先赶明天午时鹤岩之会要紧。”

云天岳闻言心中一喜,脱口道:“明天中午鹤岩群雄才聚会?”

“八荒神龙”道:“本来五岳帮准备明天一早聚会,因为他们东岳主子赶不及,所以改为午时。”

云天岳道:“她约好的地点在什么地方?”

“八荒神龙”眸子深处喜色一闪,道:“万仞崖顶。”

五台山一带的地形,云天岳很熟悉,闻言道:“那里正好可以看到鹤岩。”

“八荒神龙”故意推测道:“也许她也要参加鹤岩盛会,所以才选那里。”

云天岳点了点头,挥手拍开“神狐”的穴道。

“神狐”穴道一解,活动了一下四肢,从地上跃身站了起来,一眼看到“八荒神龙”不由一怔。

云天岳望了“神狐”一眼,道:“延龄,我要到万仞崖上去会一个人,你先到鹤岩去等我好了,明天午时,我会到达那里。”

“神狐”贺延龄目光在地上扫了一圈,抬头注定云天岳道:“帮主可是要去找凤姬姑娘?”

云天岳点头道:“时间不会太久。”

“八荒神龙”望着“神狐”道:“你就与老夫一起先到鹤岩去好了。”

“神狐”看看云天岳,朝“八荒神龙”恭身一揖,道:“晚辈功力有限,行动缓慢,与前辈同行,恐有许多不便之处,因此,还是晚辈独个儿去好了。”

未等“八荒神龙”开口,云天岳已接口道:“也好,前辈独自一人行动方便,先到鹤岩正好替晚辈联络联络那些帮中弟子。”

“八荒神龙”点点头,表示答应,望着云天岳道:“你何时起身?”

云天岳心急如焚,脱口道:“晚辈准备现在就去。”

话落对“神狐”道:“延龄,你行动较慢,你先动身吧!”

“神狐”对云天岳的武功很有信心,是以并不担心,闻言只诚恳的道:“帮主一切小心,廷龄先走了。”

话落分别对“八荒神龙”与云天岳施了一礼,身朝来路走去,不大工夫已消失于乱石后。

“八荒神龙”本想问问他走那条路,但又怕云天岳疑心,只好作罢。

“神狐”消失后,云天岳朝“八荒神龙”一拱手,道:“前辈,晚晚辈走了。”话落转身欲行。

“八荒神龙”沉声道:“慢着。”

云天岳闻声转过身来,望着“八荒神龙”迷茫的问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八荒神龙”道:“江湖险诈,处处需要小心,‘天香公主’武功高绝,不可大意。”

云天岳应道:“晚辈晓得。”话落又欲动身。

“八荒神龙”又道:“慢来。”

话落望着转过身来的云天岳道:“你可知道万仞崖顶有多大?”

云天岳一怔道:“临崖一面,平坦之处只有五尺方圆左右。”

“八荒神龙”又道:“你可知道‘天香公主’动手伤人之前有些什么举动?”

云天岳一楞,答不上来。

“八荒神龙”沉声道:“记住,天香令一现,她就马上动手,天香公主武功奇高,已达卷絮成钢之境,千万提防。”

云天岳感动的望了“八荒神龙”一眼,感激的道:“各谢前辈指点,晚辈一见她展天香令,必先准备好玉扇相抵。”话落再度一拱手,转身一闪消失于夜幕中。

望着云天岳消失的方向,“八荒神龙”嘴角上浮出一丝险恶的笑意,自语道:“只有你能伤她,也只有她能伤你。”

话落冷笑一阵,也朝云天岳去的方向跟了下去。

“万仞崖”是五台山主脉上的一处极端险峻的地方,天晴时由山下向上望,可以看到一处光秃秃的棕色山壁,朝阳一照,显得格外洁净明亮,而令人神往,但是,如果真登上崖顶,只怕没有人有那种心情去领会意想中的神仙境地了,因为,足下的万丈深渊将使人寒傈目眩。

东方才泛起鱼肚色的灰白,一只硕大无比的巨鹏由北面直射向崖顶,巨鹏才掠过崖顶,一道白影已无声无息的自鹏背飘落,恰好落在那方圆不足五尺的平滑石崖顶上,方位准确得令人叹服。

那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少女,一身薄如蝉翼的外装映着灰蒙蒙的晨曦,显得格外清新脱俗。

她,向四周打量了一眼,自语道:“他可能还没赶…………”

美少女“到”字还没出口,崖下突然冲起一道白影,就空一旋身,恰好落在美少女身前三尺左右处。

美少女粉脸上喜色一闪,笑道:“云帮主你果然来了,我们!………”

目光触到云天岳冷漠的面孔,她底下的话便说不出口了,粉脸上的笑容也立时冻结住了。

右手缓缓探入左袖中,云天岳冷冷的道:“天香公主,你可知道云某来干什么?”

怔仲的望了云天岳冰冷的面孔一眼,“天香公主”觉得好似受了无比的侮辱,美目中寒光一闪,才想开口回敬他几句,突然又被另一个念头阻住了,她强忍着怒火,缓缓摊开平举出的右手,“天香令”迎风展现出来,冷声道:“你先看看这个才说好了。”

在“天香公主”感觉中,自己亮出“天香令”无异是等于求云天岳相助了,因此,她觉得委曲无比,这可以说她是生平第一次求人。

“天香令”在云天岳的感觉中,与“天香公主”恰好相反,因为“八荒神龙”曾告诉过他,“天香令”一现,就是“天香公主”杀人的前奏。

“天香公主”曾两次突破佛功而制住他,因此,对“天香公主”的武功云天岳存有极深的戒心。

剑眉一轩,云天岳插于左袖中的右臂突然往外一拉,倏然亮出了玉扇。

一见玉扇,“天香公主”耳中立时响起“八荒神龙”的声音道:“为人子者,孝顺为先……”

黛眉一竖,美目中杀机立现,娇叱一声道:“云天岳,你下去吧!”

声落右手一抖,红绫突然平伸而出,硬如钢铁,就空一挥,快捷无伦的直点云天岳“璇玑”死穴,行动快得令人咋舌。

云天岳没有想到她会在话没完之前突然发难,见状一惊,伧促之下,运功已来不及,只得冷叱一声,玉扇一挥,闪电拦扫“天香公主”攻到的红绫,一面极力提聚功力。

红绫与玉扇一碰,虽无响声,云天岳却觉得右臂一震,如同受了一记千钧重击,心头才一惊异,突听“天香公主”冷叱道:“下去!”

速度的确快得骇人,幌忽中,云天岳只觉得掌影一闪右胸口立时一震,接着传来一阵错筋断骨似的巨痛,身子直向后倒去,他心中十分明白,只要退出三尺,便永无复仇机会了。

凭着一股救母的潜在意识,“天香公主”连攻了两招,激动情绪也跟着平复了不少,眼看着云天岳已退到绝崖边缘,芳心突然一沉,不由自主的连向前跨出了两大步。

后退之势已渐稳住,云天岳却并不将退势煞住,左脚向后一踏,眼看已落了空,“天香公主”登时大惊,脱口道:“啊你!…………”

娇躯才要腾起救援,突听云天岳冷喝一声,道:“你也吃云某一掌吧!”

声音才起,他后倾的身子,突然急如怒箭般激射向欲腾身的“天香公主”。

“砰然”大响声中,“天香公主”娇哼一声,倒跌出三尺多远,“噗的”一声仰跌地上,显然云天岳竭尽全身残余功力的这一击,也相当的重。

残余功力,在这最后一击中全用尽了,云天岳被反震出二尺多远,人距崖边已不足一尺了。

鲜血,由他嘴角汨汨的向外流着,苍白的脸,洁白的衣服,都把血衬托的很醒目。

吃力的从地上撑起娇躯,“天香公主”红如桃花的娇靥也变得苍白无比,抬起玉臂,擦擦小嘴直往外流的鲜血,她怨恨的凝视着云天岳,缓慢而吃力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云天岳走去。

云天岳注定“天香公主”苍白的粉脸,冷冷的笑了笑,道:“公主,你并没有占到云某的便宜。”

“天香公主”冷哼一声道:“云天岳,现在下结论,你不觉得太早了吗?”

冷漠的一笑,云天岳道:“云某以为大局已定了。”

“天香公主”冷笑道:“你没有考虑到你我此时各自立身的位置。”

扭头向身后看不见底的深渊扫了一眼,云天岳毫无恐惧的冷笑了一声道:“公主自信能把云某推下去吗?”

“天香公主”冷冷一笑,道:“云天岳,别人或许会被你瞒过,但在本公主面前,你无法弄鬼,你以为自己内腑的伤痕本公主看不出来吗?”

云天岳淡然一笑道:“你也不比云某好些。”

“天香公主”冷笑道:“不错,本公主此时真力已无法提聚,与常人相差无几,但是,云天岳,你的情况却比本公主更差。”

云天岳心头一震,但未形之于色,平静冷漠的笑了笑,道:“云某自信此时比常人!……”

冷嗤一声,“天香公主”截住了云天岳的话,冷声道:“云天岳,本公主已说过你欺瞒不了我,佛功一散,印堂必然发红,云天岳,本公主没说错吧?”

极少有变化的俊睑,突然浮出一抹惊异的表情,他怔怔的凝视了“天香公主”良久,才淡然的笑道:“公主,你说对了。”

“天香公主”冷冰冰的道:“你此时心中可是觉得害怕了?”

云天岳淡然一笑,道:“云某怕什么?死吗?”

“天香公主”冷冷一笑道:“死!你或许不怕,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在惧怕着,因为,你一死将留下许多无法弥补的憾事。”

本能的,云天岳想到了“凤姬”,他俊脸倏然一变,星目霍地凝注在“天香公主”脸上,冷声道:“天香公主,你想把她怎么样?”

“天香公主”闻言一楞,道:“把谁怎么样?”

云天岳以为“天香公主”故意气他,冷喝道:“凤姬!”

“天香公主”又是一楞,脱口道:“凤姬?”

云天岳一见“天香公主”满脸迷惑之色,只道她有意装样,心中更怒,冷笑道:“天香公主,你不必装傻,你不是交待叫云某亲自来领回凤姬吗?”

“天香公主”更迷茫了!痴痴的望着云天岳道:“你没有碰到‘八荒神龙’?”

“天香公主”的神情,使云天岳也有点迷茫了,因为,他发现那好像不是伪装出来的,而且,就目下的情况而论,她似乎也没有伪装的必要。

俊脸上冷霜稍减,云天岳冷声道:“云某要不是碰到他,怎会知道你在这里?”

“天香公主”苍白的粉脸一变,道:“他告诉你我把人带到这里来了?”

云天岳一见“天香公主”的表情,也是一怔,脱口道:“云某相信没有听错。”

“天香公主”黛眉一皱,有点受了委曲似的道:“你一定听错了。”

云天岳好似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俊脸一变,道:“你可要云某把话学给你听听?”

望着云天岳的星目,“天香公主”郑重的点头道:“我确实想听听。”

云天岳道:“以凤姬为人质,约我云天岳到万仞崖上与你见个高低。”

“天香公主”粉脸猛的一变,脱口气急道:“他怎么可以开这个玩笑嘛?他叫人家把凤姬姑娘送到北霸那儿去,怎么说我把她留为人质呢?”

心头突然一震,云天岳脑海中掠过一个不吉祥的念头,人,整个掉入沉思中了。

久久不见云天岳反应,“天香公主”只道云天岳仍以为自己骗他,气得狠声道:“万老前辈这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

仰起苍白的俊脸,云天岳自怜、自嘲似的笑了笑,道:“玩笑?姑娘,你把事情说得太轻松了。”

只道自己没有猜错,云天岳仍然不相信她的话,“天香公主”粉脸一冷,冷冰冰的道:“既然不是玩笑,就算人在本公主这里好了,你要把本公主怎的?”

意外的,这次云天岳没有生气,他看看怒气未息的“天香公主”,淡淡的道:“姑娘,你仍相信那是玩笑吗?”

云天岳的突然改变,“天香公主”猜不透为了什么?注定云天岳道:“不是玩笑是什么?”

云天岳冷漠的道:“以生命相搏也算玩笑吗?”

云天岳的语气带有责怪之意,但这种责怪,却使人能自然的体会出有一种意味。

“天香公主”冰凉的芳心中涌上一股暖意,苍白的粉脸一红,默默的垂下。

云天岳又沉思了一阵,突然开口道:“姑娘,可是他叫你在这里等我?”

第一次“天香公主”听到云天岳对她的称呼改变了!心中更觉温暖,抬头看看云天岳,然后点了点头。

云天岳又问道:“为什么叫你在这里等我?”

“天香公主”粉脸一红,道:“他!………他说,………他说!………”

云天岳也发觉事情不对,心中又怒又急,见状急声道:“姑娘何以这么吞吞吐吐的,快说啊!”

少女的自尊心使“天香公主”不愿依言作答,粉脸一红,冷声道:“云天岳,你喝叱哪个?你把我当成你什么人了?”

一时为之语塞了,云天岳缓缓低下头去,沉默良久,才道:“姑娘说得是。”

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天香公主”低声道:“他说他要劝你相助我救出家母,叫我在这里等你,还说你要把凤姬姑娘送回北霸那里,使她们父女、母女团圆,叫我替你把她送回去,那时你必然肯帮助我救母脱困。”接着把当时“八荒神龙”所说的一切全说了出来。

云天岳仰天黯然一笑,自语道:“云天岳啊,你好愚蠢!”

不安的看看云天岳,“天香公主”道:“云公子,他怎么跟你说的?”

云天岳自嘲似的笑了笑,道:“姑娘,他说‘天香令’现,就是你杀人前的征兆,要云某以玉扇相抵。”

“天香公主”惊“啊”了一声道:“他怎么告诉我说玉扇一现,就是你杀人之前奏呢?”

云天岳冷冷一笑,道:“当然,这就是他伤人现身的目的。”

“天香公主”比较天真,闻言仍然不懂,脱口道:“目的?什么目的?”

云天岳笑道:“因为你我的武功俱令他不安。”

“天香令主”睁大了杏眼道:“我们与他并没有仇啊!”

云天岳冷声道:“但我们都曾扬言要灭五岳帮。”

“天香公主”道:“他与五岳帮并没有关系啊!”

云天岳冷声道:“在这件事没有发生前,你我都会相信他与五岳帮无关,但这件事一发生,我们该完全相信‘五岳帮’就是由他指挥。”

“天香公主”抹抹小嘴上的血渍道:“但从来没听说他以五岳帮中的身份在武林亮过相啊?”

云天岳冷冷一笑,道:“假使云某猜得不错,这就是五岳帮何以能在江湖上所向无敌的原因,他以一付武林长者面孔出现于人前,任何帮派欲对五岳帮有所不利,他全能事先知道,知己知彼,哪有不胜之理。”

“天香公主”恍然大悟似的道:“对了,他对五岳帮,表面上那么不满,而五岳帮却从来没找过他,唉,这一点当时我们应该想得到才对,不过,我奇怪他当时为什么不让我得手?”

云天岳淡然笑道:“你得手杀了我对他们不利。”

“天香公主”不解的道:“他们不是很怕你吗?”

云天岳笑道:“同样的也很怕你。”

“天香公主”道:“等我杀了你之后,他们再对付我不就很容易了吗?”

云天岳笑道:“万一他不慎失手,便永无机会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不用奇毒暗器伤我们的用心。”

“天香公主”一怔道:“你说那些人是他杀的?”

云天岳笑道:“莫非姑娘以为是我?”

“天香公主”脸儿一红,道:“当时我没看清楚,确实以为是你,噢,对了,要不是他的暗器,他怎会知道‘回天丹’能解那暗器之毒呢?”

云天岳挥臂擦擦嘴角上的血渍,道:“现在,他的心愿达成了。”

“天香公主”不以为然的道:“但我们现在全明白了啊!”

云天岳摇摇头,道:“如果我们在未动手之前能说出这些来,那时他就真的失算了!”

“天香公主”闻言不安的望着云天岳道:“难道你真的伤得那么重吗?”

看看天边才升起一半的旭日,云天岳淡漠的一笑,道:“姑娘,你以为我们仍有机会再去找他算账吗?”

“天香公主”美目中杀机一闪,道:“只要我们不死,功力就有恢复的一天。”

云天岳笑道:“你以为他会留这个机会给我们吗?”

“天香公主”心头一动,变色道:“你是说……”

云天岳笑道:“万世豪决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云天岳话声才落,“天香公主”闻听自一丈外的一块高石后面,突然响起一声大笑道:“哈哈………云贤侄,你全说对了。”声音才落,石后转出了“八荒神龙”万世豪。

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天香公主”一听到是“八荒神龙”的声音,娇躯吓得直颤,几乎想也没想,她急步跑到云天岳身侧,对这个冷漠的少年人,她虽然了解的不多,但潜在的意识告诉她,他具有一颗善良的心。

“八荒神龙”可以轻而易举拦住她,但他没有那么做,显然的,他以为让她过去比留在原地好些。

看看并肩而立的这对少年男女,“八荒神龙”缓步走到“天香公主”原先站的位置,笑容可掬的道:“老夫一夜未眠,匆匆赶到此地,云贤侄一定知道是为什么吧?”

云天岳冷冷的笑了一声,道:“万世豪,你觉得贤侄二字用得恰当吗?”

“八荒神龙”笑道:“怎么?你认为不恰当吗?”

云天岳冷冷一笑道:“万世豪,恰当与否,你心里很明白,云某认为不必再说这些废话了。”

“八荒神龙”万世豪老脸一整,仍然慈祥的道:“两位心里一定恨老夫入骨吧?”

“天香公主”冷哼一声,道:“本姑娘恨不得!………”

云天岳轻笑一声,截住她的话道:“姑娘,我们用不着说那些了。”

“天香公主”一怔,脱口道:“为什么?”

“八荒神龙”笑道:“云少侠可是另有一种看法?”话中已把对云天岳的称呼改了过来。

云天岳冷漠的笑了笑,道:“万世豪,江湖鬼域,为求生存在各尽所能乃是必然的事,云某既然遇事不察而受你所算,自无别话可说。”

“八荒神龙”闻言一楞,接着大笑道:“哈哈!………云天岳,好豪气,老夫佩服,以你这般年纪,能有这等看法,老夫不能为今日之得庆幸,哈哈………”

“天香公主”冰雪聪明,闻言芳心一动,暗忖道:“他说得对,今日既已落入别人手中,如说些狠话与事不但无补,反令对方更觉得意,在对人处事方面,看来我还有许多不如他的地方。”

冷冷的扫了“八荒神龙”一眼,云天岳道:“尊驾今日一箭双雕,不伤一兵一卒而除去两个强敌,的确值得庆幸。”

“八荒神龙”笑道:“因此老夫才一夜不眠,匆匆赶来此地向两位表示老夫衷心的谢意啊!”

“天香公主”冷笑道:“你怎不说你怕我二人妥协。”

“八荒神龙”笑道:“对这个,老夫很放心,因为老夫自信料事决不会错,两位或许会有妥协可能,但老夫却有把握一定是在两位负了重伤之后。”

云天岳冷笑一声,道:“就是为了这种可能,你才赶来的吧?”

“八荒神龙”不否认的点点头,道:“云少侠,你料事如见,的确令人佩服,但也令人心寒,因为,你的武功与卓见,都使老夫这辈的人觉得在江湖上立足不易。”

云天岳冷漠的道:“现在尊驾可以如愿以偿了。”

“八荒神龙”万世豪笑道:“今日老夫虽然着了先鞭,棋胜一着,但老夫仍愿意听听,万一你脱过今日一却之后,有什么打算。”

云天岳冷冷的道:“以尊驾的狐智而竟会想不到云某一日脱险之后会做些什么,的确令人吃惊。”

“八荒神龙”笑道:“我想是想过,但总以为你必有所补充,老夫相信你一旦脱险之后,必然在武林中宣布老夫的罪状,然后再找老夫算今日之帐。”

云天岳冷笑道:“因此今日到此的只有你一个是吗?”

“八荒神龙”道:“这的确是原因之一,因为老夫不愿意有任何见证人在旁,有,老夫必然杀掉他,就像公主一样,凡是见过她的人,必然难以生还。”

话落一停道:“那另一个原因云少侠可想得到吗?”

云天岳冷冷的道:“你料定我二人皆无抵抗能力了。”

“八荒神龙”大笑道:“哈哈!………云少侠,你仍然说对了,对老夫的想法你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云天岳冷漠的缓声道:“云某以为你想得太繁杂了。”

“八荒神龙”道:“云少侠可是另有什么捷径吗?”

云天岳冷冷一笑,点点头,道:“云某以为用不着对武林同道解说些什么?”

“八荒神龙”不以为然的摇头道:“假使老夫是你,决不那么鲁-,云少侠,你该知道众怒难犯啊!”

云天岳冷笑,道:“五岳帮徒众广布,几乎遍布整个宇内,尊驾所指的众怒,当以他们为多数吧?”

“八荒神龙”道:“也可以这么说。”

云天岳星目中杀机一闪,道:“假使云某杀光了他们,那众怒也就跟着消失了吧?”

“八荒神龙”老脸一变,道:“云天岳,你能断定他们之中就没有一个好人吗?”

云天岳阴沉的道:“在尊驾领导之下,有那等可以称之为好人的人,也必是与尊驾是同类的。”

“八荒神龙”脸色又是一变,道:“你能断定五岳帮就是老夫在领导吗?”

云天岳冷笑,道:“万世豪,你用不着再遮盖了,原先在山下云某没多想而受你所愚,你已经够侥幸的了。”

“八荒神龙”道:“老夫相信你一定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

云天岳看看天色道:“但尊驾却没有时间听那些证据。”

“八荒神龙”笑道:“对你的说法老夫赞成,不过,当今武林中知道老夫的只有你们两个。”

云天岳冷笑,道:“因此尊驾很放心是吗?”

“八荒神龙”点头道:“老夫的确很放心。”

话落脸上突然一沉,目中凶光闪射,冷声道:“云天岳,你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吗?”

云天岳冷声道:“想来当年玉佛帮的瓦解,尊驾必是主要策划人吧?”

“八荒神龙”笑道:“策划人确实有老夫一份。”

“天香公主”突然插口道:“家母被困铁树岭之事可是真的?”

“八荒神龙”冷然一笑,道:“说将起来,又是老夫的不是了,因为,令堂确实在那里连老夫也不知道。”

“天香公主”闻言大怒,冷叱道:“那散布谣言说家母被困铁树岭,二仙一怪要她女儿终年不得穿与常人一般的衣服,否则,必对其母不利,这谣言也是你散布的了?”

“八荒神龙”没有否认,冷然一笑道:“因铁树岭二仙一怪,不服我五岳帮,他三人武功又非比寻常,姑娘武功得自异人传授,因此,老夫才想到假姑娘之手,替五岳帮除去一大敌。”

没想到这件多年来,自己忍辱含羞所日夜期望的只是个虚幻的泡影而已,不知是羞愤,还是失望,“天香公主”怒恨的盯着“八荒神龙”,一时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冷森森的笑了一声,云天岳道:“万世豪,世间最狠毒,最刻薄的事大概都被你一人做尽了。”

“八荒神龙”一怔,突然得意的狂笑道:“哈哈!…………云天岳,今天你是第二个赞美老夫的人了,老夫实在高兴,哈哈!………”

等他笑完,云天岳道:“想来把凤姬送给北霸,这也是你的手段之一了,云某相信你不会真为他人设想。”

“八荒神龙”万世豪大笑道:“哈哈………云天岳,这次你可猜错了,北霸真是凤姬之父。”

云天岳冷笑道:“那是你万世豪发了慈悲了,还是在那次大难中许的重愿?”

“八荒神龙”万世豪,道:“那倒也不见得,老夫从不为他人设想。”

云天岳心头一震,道:“这可也是你计划中的一步棋?”

“八荒神龙”万世豪笑道:“正是,你可想听听?”

云天岳确实想听听,闻言冷冷一笑,道:“你觉得有那许多时间吗?”

“八荒神龙”笑道:“老夫为两位花些时间,当然也有代价。”

“天香公主”切齿道:“我们的命不是已操在你手中了吗?”

“八荒神龙”道:“除了生命之外,两位身上当然还有老夫要得的东西,不过,现在距那些还有一段时间,老夫就先把那另一个计划也告诉两位吧。”

话落一顿,道:“南北双霸中,以北霸实力较强,南霸较弱,-南霸加上瑶池圣母,必胜北霸无疑,因此,老夫先把北霸的女儿送回。”

“天香公主”冷笑道:“然后制造他们间的误会是吗?”

“八荒神龙”笑道:“姑娘说对了。”

“天香公主”冷声道:“别忘了那是本姑娘替他送去的。”

“八荒神龙”大笑道:“哈哈!………姑娘,那时已没有你了,谁来做证呢?”

“天香公主”一楞,忍不住脱口道:“好个阴毒老贼。”

“八荒神龙”并不生气,继续笑道:“南霸与碧瑶宫虽能胜过北霸,但却会有极大的损失,那时,哈哈………”

云天岳冷笑,道:“那时你五岳帮的势力就可以再伸展得更大了是吗?”

“八荒神龙”道:“对啦,云少侠,你觉得老夫这计划加何?”

云天岳冷冷的道:“够毒。”

老脸一整,“八荒神龙”突然一改话题,这:“云少侠,你们可有什么要再问的吗?”

云天岳看看“天香公主”,冷冷的道:“尊驾可是还没有得意够?”

“八荒神龙”冷冷的道:“那是说两位不想再问什么了?”

云天岳毫无惧色的冷声道:“尊驾可以下手了。”

“八荒神龙”望着“天香公主”,冷声道:“云天岳,每人只能自己决定自己的生命,你能代表她吗?”

云天岳一怔,无话可答。

“天香公主”冷冷的接口道:“他的确可以代表我。”

“八荒神龙”感到意外似的一怔,突然大笑道:“云天岳,你在临死之前,尚能得此粉红知己,以命相托,这份艳福,足够令世人羡慕了。”

话落老脸突然一沉,冷声道:“云天岳,老夫说过,为你们多花一份时光,就要一份代价,现在你们该付了。”

云天岳冷笑道:“尊驾何不把价目开上来?”

“八荒神龙”冷笑一声道:“也好,老夫要你身上的‘玉佛令’,与那两粒‘回天丹’!要公主的‘天香令’。”

云天岳冷笑道:“尊驾就认定了云某一定会给吗?”

万世豪冷笑一声道:“老夫相信已掌握了大局了。”

云天岳拉拉“天香公主”的玉手,向后退了半步,站在断崖边缘上,冷笑道:“老路并不只一条,除非尊驾有隔空摄物之能。”

“八荒神龙”见状先是一怔,突然会意,大笑道:“哈哈!………老夫的确无隔空摄物之能,但老夫并不怕两位自己下去,因为,这两条路的尽头老夫都派有人接待,两位没想到吧?”

两人的确没想到,云天岳冷然道:“我二人仍然选择后者。”话落看看“天香公主”。

“天香公主”苍白的粉脸上毫无惧怕之色,朝云天岳凄然一笑,点了点头。

“八荒神龙”并没有向前进逼,冷冷一笑,这:“两位这一生,老夫无法预祝了,老夫只预祝二位来世比翼双飞。”

一提到“飞”字,“天香公主”芳心突然一动,粉脸上立时现出喜色。

“八荒神龙”看看“天香公主”,阴笑道:“公主可是想到来世的事了?”

“天香公主”突然大笑道:“格格!………本公主没想到来世,但却想到今世你的报应就快到了。”“了”字一脱口,娇躯突然一转,搂住云天岳猛然向后一推,两人同时向崖下掉去。

云天岳心中一种本能的反应,内臂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搂,也抱紧了“天香公主”。

“八荒神龙”想不通“天香公主”临死之前为什么高兴,走到崖边,覆视着已落下有百丈的两条人影,自语道:“只怕是你们的报应!………”

“八荒神龙”话未说完,崖下突然响起一声娇脆的长啸,向下一望,老脸立时骇然一变,因为,他看到了一只硕大无比的巨鹏,正如闪电般的向两人驰去。

看了佛功魔影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