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大侠刘伯温

天机大侠刘伯温

时间:2019-05-17 18:44:30来源:网络

白衣女娃领着刘伯温,转到寺庙的后面,不远处耸起一座形似五指的山峰。白衣女娃一直向那五指峰走去,又抢先攀爬。她虽然小小年纪,但身手敏捷,就连刘伯温这大男娃亦比下去了。彭莹玉在后面瞧着,不禁暗暗点头道:“这女娃轻功根底已甚有气候,足证她的大师伯必是一位不世奇人!这倒要仔细留意了!”彭莹玉不敢怠慢,紧紧地

天机大侠刘伯温小说

公元一千九百三十年四月的一天傍晚,从福建到印尼谋生的华侨年青小子林绍良,在叔父的店里干了一天的售卖花生油生意后,把几个朋友约返店中,焚香设坛,玩一个请神扶乩的游戏。朋友问的多是婚姻、钱银等急功近利的切身事。沙盘上的乩笔亦回答了一通似是似非的答复。到林绍良时,他默默地想了一会,虔诚的向乩盘俯身一拜,然后才轻轻地念出一句道:自身!前途!沙盘上的乩笔先是不动,似乎被请来的和合二仙亦不敢轻举妄动。林绍良见状,又俯身深深的一拜,祈颂道:有凶示凶,有吉示吉,急急拜颂!林绍良的话声刚落,沙盘上的乩笔忽然龙飞凤舞的移动起来,在沙盘上现出一行文字道:吾明朝刘伯温!汝欲问何事?

白衣女娃领着刘伯温,转到寺庙的后面,不远处耸起一座形似五指的山峰。

白衣女娃一直向那五指峰走去,又抢先攀爬。她虽然小小年纪,但身手敏捷,就连刘伯温这大男娃亦比下去了。

彭莹玉在后面瞧着,不禁暗暗点头道:“这女娃轻功根底已甚有气候,足证她的大师伯必是一位不世奇人!这倒要仔细留意了!”彭莹玉不敢怠慢,紧紧地跟随于后。

白衣女娃引领着登上五指峰顶,她居然脸不红气不喘,一脸轻松天真的甜笑,光这身内力和轻功,就已令人吃惊了。

因为就连彭莹玉亦略见微汗,刘伯温更不在话下,早已气喘呼呼了。

刘伯温对白衣女娃不禁又羡又佩,好一会他才回过气来。举目一看,但见五指峰高踞于天台顶端,五个尖峰攒聚一起,其形如五指擎天。

于五指峰顶,真有一览群山小的感慨,但见四周山峦洞壁小如泥丸,峰顶白云飞绕,轻风飘渺,仿佛直通九天,一派磅礴的气势,山顶纵横几十里,奇石鳞突,古木参天,森森密林,时闻狼嚎虎吼,震人心魄。

彭莹玉奇道:“小妹妹!这峰上竟有鹿儿出没么?”

白衣女娃格格一笑,瞅了彭莹玉一眼,她似乎不太讨厌彭莹玉了,道:“这是大师伯伯吩咐下的,所以我就带你们上来啦!”

彭莹玉一听,登时作声不得,心道那“大师伯伯”果然便隐在寺中,却支派这鬼女娃出来引我等人他预先布卞的圈套,彭莹玉这般转念,便欲向白衣女娃掠去,以便执住她,万一时可用作脱身的人质。

就在此时,只见白衣女娃的手掌一拍,已凌空跃起的彭莹玉突见四周升起一团烟云,把他与刘伯温和白衣女娃分隔开了。彭莹玉大吃一惊,暗道果然是个圈套!但这时识破,却已太迟。一任彭莹玉轻功超卓,却万难冲出烟云的笼罩!

这时刘伯温见烟云过处,突然不见了彭大哥,急得大叫道:“彭大哥!小弟在这边呵!”

白衣女娃格格一笑,道:“大哥哥不要吵叫了,你就叫到天黑,你那彭大哥也不会出来了。”

刘伯温惊道:“为什么?莫非是你算计他么?”

白衣女娃笑道:“不是我!不是我!是大师伯伯的什么八……图!但八什么图呵?我可记不清楚了!”

刘伯温又好笑又好气,道:“莫非是八阵图么?”

白衣女娃一听,高兴地拍掌叫道:“不错!不错!大师伯伯说这是八阵图!他还说他曾经用此阵把十八名强盗困住七日七夜,直到强盗发誓以后再不敢踏足天台山半步,才把他们放了!……但大哥哥你也识得这八阵图么?”

刘伯温苦笑道:“我所知的是名称而矣,如何有此本事识破?”

白衣女娃笑道:“那你向大师伯伯学呵!他懂得的东西法宝可多极了!那十八名大强盗也伏在地上称他做爷爷!这是我亲眼见着的!”

刘伯温道:“你那大师伯伯用阵法困住彭大哥,不知是甚用意?他或许把我们当作强盗了!他如何肯教我?况且我还要鹿肉回去救娘亲,哪有光阴去学?”

白衣女娃一听,点了点头,很正经地道:“你真好,你有娘亲,但我连娘亲的姓名也不知道!我带你去捉鹿,等你快点回去救活你娘亲!走呵!”

但刘伯温不动,白衣女娃奇道:“大哥哥不是说捉鹿么?怎么不定呵?”

刘伯温道:“彭大哥被你大师伯伯的阵法困住,我不放心呵!”

白衣女娃笑道:“放心,放心,大师伯伯说,此阵是吉是凶,全看其心肠好坏而定,若是好人入阵,不但无害反而有益,但若是坏人入阵,那就凶险得很了!你那彭大哥是好人还是坏人?”

刘伯温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我只知道他为了我的安危不顾自己的生死!”

白衣女娃笑道:“那你彭大哥必定是好人了,因为大师伯伯说,但能够舍己为人的人,都是大大的好人。大哥哥放心,彭大哥必然没甚凶险。”

刘伯温暗道:“此时也无法子,只好见一步走一步便了。”于是只好跟白衣女娃向前走去,希望尽快捉到鹿儿,彭大哥就可以安然出阵。

白衣女娃领着刘伯温,一直向密林深处走去。越往里面走,刘伯温便越觉惊心,但觉寒风阵阵,刺人肌骨。

忽然,在林地的一座高台上,有一群鹿出现了,团团的围住高台,两头雄鹿冲了出来,先是虎虎对峙,然后一冲而前,激烈的角斗起来。这时的情形,就一如刘伯温梦中的所见。

刘伯温又惊又喜,悄声对白衣女娃道:“小妹妹!你瞧着,待会必有一头雄鹿倒下,另一头就不顾而去了。”

果然,一会后,两头雄鹿的剧斗便分出了胜负,其中一头倒地呻吟,另一头得胜昂首嘶鸣。然后,群鹿向得胜的雄鹿伏下表示臣服,雄鹿得意洋洋的率群雌鹿呼啸而去。

白衣女娃一见拍手叫道:“好呵!大哥哥你果然算准了!趁鹿儿倒地不起,正好上前割鹿肉去也。”

刘伯温惊喜的点点头,抽出一把小刀,欲割鹿肉。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白衣女娃却惊叫一声,刘伯温扭头一看,白衣女娃已跌坐在山地上,捧着她的右脚,一条青色的毒蛇如闪电般的在她的脚上窜走了。

刘伯温一见,大吃一惊,他连忙掉头跑回白衣女娃的身边,蹲下身去,察看她的伤势。只见她的右脚跟处已红肿起来,上面留有一个三角毒蛇牙痕,显然咬她的是一条毒性速发的“青竹蛇”!

在青竹蛇的毒牙下,极少有人能支撑一个时辰以上!刘伯温随郑复初读书时,于医道亦很爱好,因此蛇毒自然难不倒他。

刘伯温想也没想,便俯身下去,以嘴贴住白衣女娃的右足,用力吮了一口,然后张嘴一吐,一口瘀黑的毒血喷了出来。刘泊温一连吮了数口,女娃脚上的红肿才渐而消退。

然后刘伯温飞快的解开他背挂的包袱,在里面取出一瓶药丸,倒了六粒出来,扔进嘴里嚼碎了,吐出细粉来,贴铺在女娃的伤口上面,又仔细的摊匀了,又在自己的衣袖上撕下一条布条,替女娃包扎好了。

刘伯温干完这些,才松了口气,软软地跌坐在地上,呼呼的喘气,为了救女娃,他委实太紧张了。

白衣女娃晶亮的眼珠瞪着刘伯温,好像瞧一头怪物,许久没有作声,但她的眼睛,却一闪一闪的,那是泪水的闪光!

刘伯温忙道:“你还疼么?小妹妹!”

白衣女娃摇了摇头。刘伯温道:“不疼,为甚你要哭了?”

白衣女娃扭转头去,眼睛望着远方,轻轻地道:“大哥哥,我知你待我好,但你并非天台山上的人,很快就离开了!可惜我又没有娘亲,我知道,娘亲一定像大哥哥一样待我好的!……”白衣女娃叹了口气,在这片刻间,她似乎成熟多了。

刘伯温同情地点了点头,想起自己的娘亲,他就跳了起来,但抬头一看,高台上的那头负伤倒地的雄鹿,却已失了踪影。想来必定是喘息过后,恢复了体力,就悄悄地溜走了。

刘伯温叹了口气,暗道梦中所见虽然类似,但为了救女娃的生命,却失了割鹿肉的机会,娘亲的生命多半是凶险得很了。

白衣女娃这时也站起来了,她虽然仍有点疼,但并不厉害,比刚才舒服多了。她一瘸一瘸地走到刘伯温身边,道:“大哥哥,你为了救我,失去割鹿肉的机会,我赔你鹿肉好么?”

刘伯温苦笑道:“你此时行动不便,如何陪我去捉鹿?就算真的再碰上活鹿,大哥哥也没本事去割它的肉!”

白衣女娃格格一笑,不知为什么,她很快又高兴起来了,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见到他,学一点本领,自然就可以自己捉活鹿了!不然,你就算碰上活鹿,也无法捉到它!”

刘伯温暗道这女娃说得竟大有道理,想自己一时冲动,便上山来捉鹿,但那时有彭大哥照应,捉鹿自然并非难事,若剩下自己一个呵,只怕是鹿捉我,而并非我捉鹿了!看来在江湖行走,除了读书,学点本领也是好的!

刘伯温毕竟还是大娃娃,他这一转念,便高兴地点点头,道:“那好呵!你快点带我去,等学点本领,马上来捉鹿!”他并不知道,能够捉鹿的本领绝非一时片刻可以学到,因为鹿在逃命及反抗时,就连熊和狼都奈何不了它,例如强壮的驼鹿一脚可以踢断一棵小树,它逃跑时,四腿一纵,可以跳过三丈的河面,就连江湖上的一等一高手亦自叹不如!

白衣女娃似乎知道,但她故意不说,不知是她不忍伤了刘伯温的兴致,还是希望藉此把他留在山上!

白衣女娃笑着点点头,执着刘伯温的手就走,她原来是一直穿出密林,向寺庙走去。

这时,刘伯温才有闲仔细端详这座寺庙。但见寺门横匾上书三个金漆大字道:“灵机寺”,在山门前面,挺立了数株巍峨的古松。进了寺中,正面便是大雄宝殿,四周的金刚殿、经堂、钟楼、鼓楼等一应俱全。但可惜的是空荡荡的,和尚不见,香客也绝无影踪。

白衣女娃领着刘伯温走进大雄宝殿,刘伯温见佛座上,盘坐了三尊佛像,但无一是刘伯温认识的,他虽然年纪尚小,但于佛道却所知甚详,似眼前的佛像,他竟然无法叫出名字。

刘伯温不便向白衣女娃发问,因为他知道问她亦是白费力气,若他不知道的,这八岁女娃如何能够回答?

白衣女娃却没留意刘伯温的迷惑神情,她进了大雄宝殿,四下一望,便格格一笑,高声叫道:“大师伯伯!你要见的人,我依你的话,终于把他带来了!……你快出来呀,大师伯伯。”

刘伯温心中一惊,暗道原来一切均是女娃的“大师伯伯”安排好的!方才所碰到的一切虽然有惊无险,但也令人手足无措,不知此人往下还有什么古怪圈套伏下?这般转念,刘伯温心中对这位迄未露面的“大师伯伯”不禁又惊又佩又疑,戒备地瞪大了眼珠。

就在此时,在大雄宝殿的深处突然传出一阵苍劲的吟颂声音:“天道地道涯人道,三元回环合九宫,四万五千乾坤事,灵机寺内报君知!……小施主,你终于来了么?”

话音甫落,随即飘出一团灰影,原来是一位身披灰色佛袍的高僧,红光满面,长须飘拂,只见他是不沾地,犹如脚底踏云,悄没声息,眨眼便飘到刘伯温的面前。

刘伯温又惊又佩,只好向高僧拱手道:“敢问大师尊号?如何便认识小子?”

高僧微微一笑,道:“惭愧!惭愧!……”

刘伯温又好气又好笑,道:“我等被大师作弄,惭愧的该是我等!大师又何来惭愧?”

高僧呵呵一笑,道:“老衲法号惭愧,如何不道惭愧?况且与小施主他日的成就相比,老衲委实惭愧,这就叫过去、现在、未来皆惭愧也!”

刘伯温大笑道:“大师何来这许多惭愧?大师若道惭愧,小子只好说该死了!”

惭愧大师微一怔,道:“小施主为甚心中忿忿?”

刘伯温微怒道:“大师把我的彭大哥困往,此刻不知生死,天下岂有这等迎客之道?”

惭愧大师闻言,微笑道:“小施主心肠不但仁,而且义。好,好,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真乃可造之材!小施主放心,你那彭大哥虽暂困老衲阵中,但无害有益,待会你便知道了!”

刘伯温正欲答话,白衣女娃却已抢着道:“大师伯伯!你要见的大哥哥可好啦!大师伯伯千万莫难为了他!他急着要捉一头鹿,回家去救他的娘亲,大师伯伯快教他捉鹿的本领罢!教呵,大师伯伯。”

惭愧大师似乎极喜欢这位白衣女娃,他一听女娃之言,便以手抚女娃的小头,呵呵笑道:“你有了大哥哥,便拼命袒护他,不要大师伯伯了么?捉鹿的本领有什么好?大师伯伯要教他的,是逐鹿的本领!”

白衣女娃奇道:“什么叫逐鹿的本领?”

惭愧大师微笑道:“捉鹿的本领乃微未之光,逐鹿的本领却光如日月,小施主,你说学哪宗本领好呢?”

刘伯温一怔,道:“光如日月的本领,想必是好的,但微未的捉鹿本领我也要学,因为我若捉不到鹿儿,我娘亲就会因此死了!所以若要我二者择一,小子只好选捉鹿的本事了!”

看了天机大侠刘伯温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