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城苏小

安北城苏小

时间:2019-05-26 14:07:32来源:网络

《第824章,也许是男主》出自景之的小说《安北城苏小》,《安北城苏小》无错版章节《第824章,也许是男主》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安北城苏小小说

他是一手遮天的神级大人物:财大、气粗、颜值高、功夫好。她是两手空空的苦逼小草根:犯二、嘴毒、理想大、钞票少。要不是她男友劈腿了他妹妹,她绝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阴差阳错,他们合约结婚365天,她总被他勾引,忍不住想要染指这个禁欲系极品男神。第一天。她问:“喂,滚床单吗?”他斥:“滚!!”……第三百六十五天。他问:“还滚床单吗?”她笑:“滚……”务结束,她愉快地滚了蛋,没想到肚子里却多了个蛋儿……【一句话简介】:一男一女两处情深三起三落四季缠绵……的荡漾故事。《安北城苏小》由景之所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值得书迷们关注的一本好书,本站提供安北城苏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824章,也许是男主》出自景之的小说《安北城苏小》,《安北城苏小》无错版章节《第824章,也许是男主》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安北城苏小》试读章节:,也许是男主

这是陆启酒店事故昏迷后醒来第一次开口。

前一阵子,苏小南都快为此焦躁死了。

医生说他的身体正在恢复,语言功能也没有失去,除了外伤还需要时间痊愈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毛病——但他就像被撞傻了脑子一样,看谁都淡淡的,不理不睬不说话,拒人于千里之外。

今天他能主动问她的话,苏小南比中了大奖还要高兴,就想多与他聊几句——

然而,陆启的表现让她失望了。

他半阖着眼,倚在床头,不动,也不吭声,完全视她为无物。

“哥你理理我啊!”

说来说去,苏小南费尽口沫,实在没有办法了,倚在椅子上头痛不已。

于是,她跟陆启比谁更沉得住气的结果是又一次败北。

半个小时后,她熬不下去了,唤看护过来守着陆启,自己出了病房,第一件事就是给安北城打电话,把陆启今天的情况告诉他。

“好歹开了口,也算进步是不?”

安北城对陆启的情感有些复杂,感情也甚是微妙。

一方面他是自己的大舅子,还是表弟——

另一方面他又隐隐觉得他是情敌,对苏小南的关心多少有点吃味,还不敢表现出来。

“喂,安北城,你在听吗?”苏小南听不到他的回答,又性急地喊,“我说你最近也不那么忙啊?死神的案子不都告一个段落了?怎么都不上心啊!”

“冤枉。”安北城喟叹,“你的事我哪件不上心?”

“得了吧,甭说这些没用的。”苏小南道:“今天他跟我的对话,我刚才仔细再想觉得怪怪的,我说不出来他不像失忆症,可又不像故意装出来的不认识。尤其看我那神情唉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就是这事吧,可怎么办才好?他究竟什么毛病啊!”

“你别急!我联系了乔东临,他今天就会给我答复。”

“乔东临?”这个名字陌生里又带点熟悉,苏小南想了想,奇怪地问:“他是谁?”

安北城沉吟一下,“红尖第一批心理战大队的队长。”

第一批?也就是说,如果已经不在红尖了。怪不得她想不起来名字,又觉得名字熟悉——苏小南曾经在情报中队管档案,那个时候她没事就喜欢好奇地翻阅红尖的建制档案,看过红尖特战队成立时的名单。

这个乔东临那会可是赫赫有名。

为什么后来又离开红尖了?

她肚子里有疑问,但这个时候只对与陆启有关的事情好奇。

“不对!为什么要找他呢,难道我哥的病”

“嗯,昨天我与黎院长聊过,基本可以认定陆启出现的问题不是身体原因,而是心理问题。但黎院长已经试图找心理医生对他进行恢复性干预,结果疗效不太明显你也看见了,他并不愿意与人交流。”

“那这个乔东临就可以?他比心理医生还牛?”

对她的疑问,安北城迟疑一下才回答:“如果乔东临不可以,其他人恐怕也不可以。”

“这么厉害?”苏小南很少听安北城夸人,这变相的夸奖,让她对陆启的恢复突然就升起了希望,心情也好了不少,“那我现在就在医院,你让乔东临过来,我可以当面跟他沟通一下我哥的病情。尤其今天是个好时机,我哥那么久没有开口,今天突然跟我交流,是一个好的开端”

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安北城却是一叹。

“你以为乔东临说叫来就叫来?”

“不然呢?”

“cac的掌舵人,你以为呢?”

“cac?”苏小南一脸懵逼。什么鬼?

看她对商业金融领域完全无知的样子,安北城也不试图解释了,只简单解释:“他很忙,不好约,而且他已经很久不涉及心理问题。这次也是看我面子才答应的。最迟也要约到后天”

好吧!

看来是个大人物了!

苏小南想一想,心有戚戚,突然又问:“那安北城你是他的病人吗?”

她声音很小,问得弱弱的,安北城隔老半天才回答,“是,也不是。”

这叫什么回答?她的沉默里写满了好奇心,安北城却回答得轻描淡写,“我的病,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但我也曾经跟他交流过这方面的问题。他曾经给过我一些指导”

这样解释,苏小南就明白了。

“行。那就先这样。我们回家再说。”

“嗯。”

“安北城”苏小南在挂电话之前,突然又喊住他,“谢谢你!”

“是老公。”他对她的称呼非常不满意,认真纠正。

等最后一个汤起锅的时候,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

彼时的苏小南,双手端着盘子,盈盈发笑,“这不很正常吗?你怎么这表情。”

“不正常。”安北城像一堵墙似的站在他面前,凝神打量她,“你很久没有这样笑过。自从他你就不笑,对我也没什么耐心。”

“是老公。”他又一次严肃纠正。

“好吧好吧!”苏小南双手端着盘子,绕不过去,拿他无奈,只得在他脸上吧唧一下,无辜地问:“这样可以了吧?”

隔了一天,苏小南还没有下班,就接到了安北城回馈过来的好消息——

有吗?如果真有。那她这个妻子还真不称职。

“不嫌!”

“老公,谢谢你!”苏小南被他一逗,内心的阴霾慢慢扫开。

安北城与丁寅一道回来的。

对她突然的举动,厨房里的服务人员都惊住了。

苏小南抱歉地抿抿嘴,语气软而娇柔,“对不起啊,安北城!”

“是,老公。对不起嘛!”

他上楼换了家居服,没找着苏小南的人,结果在厨房门口逮住了她。

苏小南也不解释,全程不要他们参与,一个人备好了一大桌饭。

“傻!居然敢这么见外。”安公子显然又不满意了,“回家再收拾你!”

于是,夫妻两人一人一个把饭菜端上了桌,这才把家人都叫过来,吃了难得一顿欢悦的团圆饭。

“嗯?”他凝目森冷。

“哼!”安公子傲娇的轻哼,低下头来把脸朝着她,“道歉要有诚意!”

有人说,人的情绪会改变社会环境和气场,甚至可以影响运道。这概念有点唯心主义,可有时候又确实有点道理。

“没漱口,”

苏小南看雪姨迈入餐厅一只腿,很快就退了回去,显然是看见他俩的样子不好意思了。觉得好笑,她嗔他一眼,“有人过来了。别闹!”

他们想过来帮忙,又被苏小南的眼神制止了。

什么时候轮到安公子亲自端菜了?

“怎么自己下厨了?”

今天有了好消息,苏小南回家的时候,特地亲自去了一趟菜市场,挑了菜拎回家,然后挽着袖子下厨给老公孩子做饭。

“乖!”安北城顺手把盘子从她那里接过来,然后端到餐厅里,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把厨房里工作的人都吓坏了。

这段时间由于陆启的病,夫妻两个已经好久没有开开心心吃过饭了。

今天他陪乔东临去了一趟医院。

乔东临与陆启面对面交谈了大约一个小时。

他最后得出的结论与黎院长基本一致——心理问题。

不过相较于黎院长,乔东临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乔东临认为陆启的情况属于心因性遗忘,即他被汽车撞击后的受损脑神经半主动半被动地将引起他内在心里痛苦的活动和记忆,从内心的精神层面进行了剥离,排斥掉那些不好的过去,譬如母亲的死、譬如父亲的犯罪以及死亡,譬如陆家的衰败等等——他不愿意反复受那些事情的折磨,神经游走在记忆的边沿时,潜意识选择了回避。

于是,他的脑神经就像一个过滤器,对记忆进行了筛选。

说好听点是人体本身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说难听点就是借着受伤的机会允许自己逃避,原谅自己的不敢面对,只选择性的记起一些他愿意记得的事情——并且,他的记忆停在了17岁。

“也就是说,目前的陆启心智回到了17岁?”

苏小南对着这种匪夷所思的概念,用了好久才消化过来。

安北城思忖一下,肯定了她的疑问,“乔东临是这么说的。当然,只是初诊”

苏小南:“那他有没有说,有什么办法?”

她的焦急隔着电话线传递出去,聒噪得安北城耳朵突突响。

迟疑一下,他将乔东临的原话告诉她,“这类病患得靠家属、病人和医生共同努力,多与他交流,引导他宣泄内心的痛苦情绪,重新建立他健全的情感感知”

纯医学概念说了很多。

最后安北城用自己的话做了总结。

“把他从17岁的泥沼里拉出来。”

17岁的泥沼——

安北城这个新鲜词,让苏小南想到那年在荣城中学第一次见到的陆启。

那个时候的他,正是17岁,最青春飞扬,激情四野的年龄,眉、眼间全是少年的青涩光芒——

念及此,苏小南脊背突然僵硬,自言自语般问:“为什么偏偏是17岁?”

安北城似乎意识到什么,但语气平静,没有波浪,“乔东临说,人潜意识都爱自己。逃避痛苦,向往快乐。17岁,大概是他心里认定的安全年龄,或者是他认为最快乐的年龄所以,他喜欢17岁的自己,希望回到17岁。”

回到17岁,疼爱他的母亲安宜还没有过世。

她还会给儿子准备小吃点心糖水,每天从温柔的目光等待他下课。

陆启也没有出国,他与苏小南还在荣城高中里,是一对情感萌动的少男少女,处在一个为了异性的一个眼神久久难以入眠的人生阶段——

阳光从窗外淌进来,落在窗户玻璃上,晶亮刺目。

苏小南慢慢眯起眼。

又是夏天了!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夏天。

知了在树上叫个没完没了,篮球场上的少年恣意挥洒着热汗,一切都那么干净、单纯而美好。

那一年,十三岁的苏小南认识了十六岁的陆启——那个留了两次级从京都来的插班生。

青春的校园里,最不缺的就是青涩的爱恋,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两颗年轻的心就在一次次碰撞中萌动出花开的痕迹。课桌上,那一行用小刀刻出的字迹——“安启、苏小南,永远好下去”,散发着羞涩新鲜的气息。

那是属于安启的十七岁,也是属于他们共同的疼痛青春。

“小南瓜,你还好吗?”

“对不起。小南瓜!”

“小南瓜,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荣城,没有出国,你说我们现在会在一起吗?”

这天下午,苏小南又一次去了解放军总医院。

与那天不一样,今天的陆启精神头不太好。大概是被乔东临进行过“精神摧残”的原因,他有些疲惫,看她时候的眼神也与那天不一样,似乎藏了更多的困惑。不过,无论苏小南怎么哄,他都不肯再与她说话。

就那样淡着一张俊脸,傲娇、疏离,让苏小南仿佛看见到了十七岁的安启。

《安北城苏小》是景之的小说,本站提供安北城苏小小说免费阅读,安北城苏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安北城苏小最佳阅读体验就在童话村小说。,看了主人翁是《安北城苏小》的小说试读章节:,也许是男主,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